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05-12-09

這一天,小泉大勝,以色列國旗從占領區降下




這一天,當我步出新聞館,心中暗暗下定決心要在兩周內完成論文的一剎那,世界正巧有了新的變化。在地中海畔的11日下午6時30分,夕陽輝映時刻,占領巴勒斯坦三十八年的以色列國防軍,在加薩走廊最大的屯墾區內費狄卡林緩緩降下以色列國旗,明天起,這塊土地就是巴勒斯坦人的了。地球另一端,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的口紅忍者兵團大獲全勝,自民黨拿下296席一黨獨大,國會21日特別會議將讓郵政改革法案過關。我的腦海交替出現小泉純一郎、以色列總理夏隆、巴勒斯坦領導人阿巴斯的畫面,這個世界正因為這些國際政治領袖的堅持而改變。

還記得五月十七日時阿巴斯結束東京之旅,當時日本首相小泉慷慨宣布,日本雖然已是巴勒斯坦當局(PA)最大的財政支持者之一,但日本將再次援助巴勒斯坦1億美元,而且小泉還想邀夏隆與阿巴斯到東京三方會談。

今天以色列退出巴勒斯坦的大動作當然不是小泉的功勞,但看到小泉與「口紅忍者」(雖然這些當選女子的照片很美,但其實她們已是五十餘歲的歐巴桑了!)得意的笑,我不禁想起幾個月前的傳聞:如果中國繼續與日本不和,小泉搞不好真的來個「泉扁會」,與陳水扁見個面?
這一次,自民黨拿下296席,比選前多出84席,是15年來首次在眾議院單獨過半,與執政夥伴公明黨更一同拿下327席,超過總席次480席的3分之2。相較於執政聯盟獲得壓倒性勝利,最大在野黨民主黨一口氣少了64席,讓黨魁岡田克已灰頭土臉,宣佈辭去黨主席。而今天,民進黨立委高志鵬呼應國民黨主席馬英九閣揆同意權,希望交換執政黨有倒閣權,雖然我知道實務上不可能,但我也期許,希望台灣的政治人物給我們一點稍微接近小泉的改革的想像。

畫面回到約旦河的這一方,今天下午在加薩走廊交接儀式上,周圍掛滿以色列國旗,但一道土牆隔開的另一側,幾百公尺外掛滿巴勒斯坦國旗,巴勒斯坦青少年蓄勢待發,隨時準備衝進已撤空的猶太區。幾天前,還有兩名巴勒斯坦青年因此死在以軍槍下。而巴勒斯坦人因為以色列不拆除廿四個猶太會堂,因此杯葛這個交接的儀式,就在這半小時儀式間,又傳來以色列坦克機槍射傷四名衝進禁區巴勒斯坦少年的訊息。

而在以色列內部,夏隆正面臨黨內右派份子對他黨魁身份的挑戰,為了避免拆除猶太教堂可能導致黨內右派宗教狂熱份子爭戰,以色列內閣不動手拆除屯墾區猶太教堂,交由巴勒斯坦自治政府處理。但巴勒斯坦人認為猶太教堂是以色列佔領象徵,準備拆21個猶太教堂,只保留三座。不只教堂,以巴之間似乎事事都有爭執。

太陽落下時,來自世界各地上百名記者分乘防彈大客車,一步步駛出加薩走廊,這一剎那,彷彿揮別了廿世紀那個以巴衝突的舊時代。舊約聖經上時常出現的這塊土地上,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之間修建了另一道分界隔離牆,這是一道新的牆、新的開始。我的腦海忍不住響起廿歲時很愛聽的那首歌曲:平克佛洛依德的「The Wall」。
新的開始的這一天,我向電視台製作單位請個假,望著景美溪遙想約旦河,在國際新局的這一天,也希望我的論文與我的人生有全新的開端。

總共有0個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