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14-02-09

從馬英九抄筆記很愛演!談做事情的OHIO原則


我真的很不能理解「總統埋頭抄筆記」這件事,因為從我七年多前當議員之後,時常覺得事情多到做不完,初期記了一大堆想做的事,但政治人物的生活有時根本忙得沒時間上廁所了,筆記本抄一大堆效用真得不大。半夜還曾因忘記交辦某細節讓陳情人流淚而噩夢驚醒!大約從政兩個多月時,我就養成「立刻交辦」的習慣,重要的事情一定要「立刻交辦」主任,瑣事及細節則立刻交待身旁助理,助理每人隨身帶筆記本,有時兩個助理分頭抄下四件事的追蹤內容,再交待另一名主任追蹤盯進度,並要求官員的回文自動進入電子信箱以方便追蹤,雖然因為人手不足還是盯得很辛苦,但老實說,助理已被我操得累死了~~,但,面對官僚必須要讓事情立刻進行有進度,這樣的OHIO原則遠比抄筆記而沒執行好多了!

從記者生活到從政生涯,這樣的OHIO原則也就是Only Handle It Once協助我可以效率高一點,尤其電子郵件處理更必須是這樣,立刻對事件及問題做出處理及決策!此外,有很多事情必須要「再多想一想,討論一下再執行」,此時就是以「電子郵件」及「行程記錄」來管考,就把這個「仍未決策的事務」排進「開會行程」,雖然實際上只是與幕僚討論或是再花時間思索此事,但,我們的行程多數天天滿檔,如果只是「抄筆記準備有空時想一想而沒有進行程」,那麼,這件事多數就可能被整個團隊遺忘到腦後,我個人的方式是將重要的工作方向及目標載入我的行程中,到了該決策的時間自動從手機中跳出來,否則,每天要處理的事務繁雜,只是「抄筆記」很可能會漏掉重要事務!

南方朔今天的評論中認為,馬英九用做筆記這個動作,很技巧的表達出了「我不要聽的訊號」(No Signal),等於是設定「籬笆」(Barrier)的技術,要把別人阻隔在外。因此他的機械式做筆記,乃是一種無意識的權力傲慢。馬英九當過部長、首都市長、政務委員等,照理說這些工作都非常繁重,應該是身旁固定有人會記筆記、做追蹤、遞字條,針對對方的意見應立即指派負責的幕僚,接著要求此事在三天內有具體作為進度,回報當事人,一周之內回報下一進度。除非,不指派對口及設定追蹤時通常是是對事件傲慢不想更改,或者他及整個官僚體系只想要:「要求人民順從我」,而不想立刻重新決策、不想改變現況時,或者也認為媒體只要買廣告下單就好了,甚至認為外面傳的人民心聲都是假象,誤以為人民很笨都被反對黨騙了。當他們的思考如此時,政治人物只要「裝得很認真很努力做筆記的樣子」就過關了,這樣就不必費心管考執行,當代政治真得淪為只講究演技的表演政治!

總共有6個意見

  1. Info @ 2/09/2014 5:48 下午

    馬英九下台後,請送他去坐牢,以後國x黨的人,想選總統,要想清楚,表現像馬這樣的下場就是去坐牢,否則一堆假仙坐大位,台灣人還不夠苦嗎?

  2. MLB in Taiwan 2/09/2014 6:37 下午

    http://www.cw.com.tw/blog/blogTopic.action?id=17&nid=2821
    黑道的人很少像白道一樣,凡事都要抄筆記。你看過哪一個黑道大哥在交代事情時,小弟們在抄筆記?因為黑道小弟要訓練記憶力,因為記在腦子裡的反應最快,也不會留下證據 (但常常砍錯人,不知跟不抄筆記是否有關?)。

    還有一點,如果聽了馬上去辦,也是不用抄筆記的。許多時候我不明白,學生們抄了那麼多的筆記,考試之外會常看嗎?還有幾件事是馬上去辦?有時抄了筆記反而懶於去記憶,考完試就忘了。因為學生們都是白道,喜歡讀書,不擅長執行。

  3. 匿名 @ 2/09/2014 10:40 下午

    在野黨的人從政真是累得半死,人家好命的大官如總統、市長好當又輕鬆。

  4. 匿名 @ 2/10/2014 12:07 上午

    我在當助理時 的確會抄筆記 一則怕忘記 二則陳情人有時會前後說法不一 所以需要再確認 但是更重要的是 要讓老闆專心跟進陳情人說話 原來 我當年就具備當總統的條件了~~

  5. 匿名 @ 2/10/2014 7:16 下午

    可見馬總統多虛偽,明明不想聽卻裝的很用心寫筆記,終於被人識破了,我想他離陳水扁不遠了。

  6. 匿名 @ 2/11/2014 10:32 上午

    議員提的這個「俄亥俄原則」真的很適用於忙碌的上班族時間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