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07-03-30

道歉表演秀騙回收視率,李濤就此高枕無憂?


TVBS拍、導、播出黑道嗆聲影帶引來公憤,但在違憲機關NCC包庇下,TVBS又趁機炒作醜聞賺取收視率,即將輕騎過關。難道出錯只要犧牲小記者即可?電視台股東、老闆、資方只管賺錢不必負責?如李濤總經理這樣實質的經營者連一場記者會都不必對外說明?厚臉皮就能當媒體高層?難道社會沒有制衡媒體的力量?李濤就此高枕無憂繼續壓迫小記者,繼續炮製假新聞嗎煽惑社會對立嗎?

從收視率來看,TVBS整體收視率變化不大,但李濤的節目收視率卻成長了,尤其李濤節目28日收視率從原本的0.6成長到0.94,29日也有0.84,李濤躲在自己的節目裡道貌岸然地說:「民眾的批判,應跪在地上接受」,但李濤跪下來了嗎?他實際上是利用大家的不恥炒作節目收視率!李濤的「道歉表演秀」終於讓收視率回穩,這形同是鼓勵他繼續在攝影棚演戲,不肯出來面對大眾及其他媒體說明真相!李濤事後還可能拿著收視率跟廣告購買資料去跟香港股東說:因為假新聞及他的道歉秀收視率反而更好,總經理與股東分紅更多!大家賺更多,他還可以繼續這樣犧牲小記者去保千萬年薪。

回首過去,TVBS從配合中華人民共和國誘騙果農種水果導致滯銷、瀝青鴨造假事件、鄭村棋3月26日在「2100全民開講」公開號召人民站出來「殺掉」民進黨一萬人、到捏造黑道恐嚇全民的新聞…,在在顯示李濤經營的TVBS電視台,為了收視率什麼可怕的事都做得出來,這不是單一的新聞道德個案,而是電視台整體文化。

TVBS電視台的內部文化如此,面對外界質疑的危機處理更可議,從李濤到方念華、李四端等幹部階層,事件後除了在攝影棚演戲之外,不肯回應外界質疑及記者疑問。例如警方27日已調查發現有異,但TVBS在廿四小時後的28日才開始在晚間時段說明,為何需要串供24小時?連道歉都要炒晚間新聞時段的收視率嗎?而斷尾求生讓兩名基層記者去職,這種模式跟以前薛凱莉事件、潘彥妃事件的處理手法一樣一樣,第一時刻逼記者去職,要求記者不要出面說明,平常壓榨記者,出事立刻撇清,有這種冷血資方,TVBS的記者勞工及幹部們難道還沒有被壓迫的自覺嗎?

相較於TVBS內部的麻木不仁,唯有透過社會集體力量才可能讓媒體有所改變。參考南韓經驗,南韓在1973年的軍人統治時代人民就曾因為反對官方控制媒體發表共同宣言,1975年人民群起聲援被「東亞日報」解僱的132名記者,獲得的捐款比報社廣告還多。1980年農民發動拒繳不公正媒體KBS執照費的運動,1993年婦女團體與家長發動關掉MBC電視台運動,舉牌抗議資方取消某兒童節目。南韓還成立「爭取民主廣電閱聽人團結研討會」,反對商業主義破壞公共領域。MBC與KBS的47名記者並發動成立南韓媒體最大的產業工會,爭取記者權益與新聞自由。

南韓媒體人有自省才會改革,台灣呢?台灣的記者錢少事多壓力大工時長,被稱為笨蛋白痴神經質的「蛋白質職業」,在媒體大亨剝削過程中,媒體總經理、總編輯、製作人、幹部、主管都是剝削記者勞工的幫兇。新聞台只講究「市場導向新聞學」不談社會責任,新聞不向觀眾負責是向市場負責,尤其向廣告主、股東負責,所以李濤當然不會出來辦記者會說明。更糟的是,當媒體老闆、資方與社會大眾權益不符時,記者卻常跟資方站在一起,例如TVBS記者會主動站到第一線捍衛資方權益,直到他們也被開除被出賣時,可能都還沒有自覺他們早被總經理、被資方踐踏權益與尊嚴。

為什麼台灣的記者做為一個勞動者卻這麼難以覺醒?為什麼記者即便是覺醒時,也難以產生改變職場環境的力量?理由在於「媒體幹部」被資方催眠麻痺,小記者只能屈服為三斗米折腰,理由也在於台灣的知識份子相對冷漠,難以展現社會改革力量。因此李濤與TVBS資方敢以拖待變繼續炒收視率賺錢,因此TVBS資方與NCC態度傲慢,因此方念華、李四端等大牌主播也不敢向天借膽叫長官李濤辭職或出來開記者會說明,因此台灣至今還沒有較具規模的記者總工會。這種時刻,唯有新聞界與各社團及社會力量站出來,唯有用社會的力量才能改造囂張變態的媒體,台灣媒體自覺自醒已落後南韓太多年了,此時不做更待何時?

社會上一片呼籲李濤學習丹拉瑟辭去總經理,辭職以示負責的聲音,都無法換來李濤走出攝影棚說一句話解釋時,唯有閱聽人全面自省才能逼迫驕傲的電視台反省,唯有公民自覺拒看tvbs才能換來覺醒,唯有更多閱聽人、家長、社運團體站出來走上街頭才能換來真正的記者自覺,唯有拒看TVBS,拒買這家電台的廣告商產品,展現更大的公民力量,我們才可能啟動接下來的媒體改造運動,我們才有機會改變我們的媒體,改變我們的台灣。

總共有2個意見

  1. 匿名 @ 4/03/2007 2:58 下午

    加油 抗議要堅持 千萬別姑息

  2. 匿名 @ 2/19/2008 11:59 下午

    那就是 靠西瓜的大邊的人
    就是會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