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15-10-31

《愛情算不算》,舊城區裡的電影味!




人與人間的緣份真是難以言說,但就是一直相遇、一直浮現腦海!尤其在看《愛情算不算》時,人生從兒時一幕幕從到當議員、現在局長任內不斷出現的街景,美食、燈光,真實與虛幻之間,其實比較不像真實大稻埕,像是那個夢中所期待的美好的大稻埕,真實台灣味的台北。

電影裡的畫面一路從大橋頭行來,在地人必吃的三代老店賣麵炎、肉乾店、老餅鋪,沿途盡是老店重生的文化商品、展館,兩個心裡逃離故鄉大稻埕的曠男怨女重回故里,追尋的不只是愛情,是心中不捨的牽絆,就像百歲人瑞的捏麵人那樣鮮紅一樣,逝去的一切那麼美好,即便畫面出現淡水河畔的高牆及車水馬龍的環河北路,拍起來依舊那麼美。

人生的緣份是這麼特別,還記得當年全區里長、議員聯手要求把「大橋國小」站名為「大橋頭」站,這是因為台北大橋的起端從俗稱「大橋頭」的大橋町開始,把十步一秀百步一舉的大龍峒與商業重鎮的大稻埕連結起來,在台北發展史具指標意義。五○年代,正當台灣經濟逐漸轉型時,從中南部大量勞動人口移入台北市尋找工作。這些「出外人」跨入台北市的第一步就是在「大橋頭」,葉俊麟所填日本歌調的「孤女的願望」:繁榮的都市,台北對叨去?…就是此時勞動移民潮最佳的寫照,台北大橋「大橋頭」的印象,深深烙印在每個老台北人的心中。

不過,電影裡的大稻埕不是勞動故事的台北,彷彿上一集《大稻埕》電影的序集今生緣,那延績1920年代人文薈萃的老台北,是現在大稻埕繁華新夢。文化風景是這麼美好,真希望,台北市前十大景能掙脫二十世紀的舊排行,不再只有中正紀念堂國父紀念館之類的,我希望明年的前十大排行榜裡,能出現如大稻埕大龍峒這一類的老台北!

不過,劇裡有一小點我算數算不太出來,如果楊烈是黑名單而拋棄美國妻小返台,那麼,男主角的年齡應該更老一點才能進到黑名單年代,為什麼兒時施家少年只比邱家女兒大一點點呢?葉導能給我一點答案嗎?


影視筆記延伸閱讀

**看《總鋪師》的心情:一樣的菜色,卻喚不回同款青春滋味
**讓我們一起說「NO」吧,觀看智利史實電影
**電影《神隱任務》裡的槍與刀
**記者問我如何抒壓?專心、射擊、砰砰砰
**我心中永遠34歲的羅斯托波維奇
**像《神隱少女》千尋一樣,找回我們自己的名字
**日劇《家政婦山田》的小破綻
**余晏現場會勘:讓人與機器人和平相處吧
**感性與理性的探討:直覺能訓練嗎
**我為什麼是史巴克迷
**在自我與他者之間的迷文化
**從REAL的文化模式看媒介
**媒介建構他者與我類的文化意涵
**擬像的新聞建構出超真實的台灣
**《鷹眼》《瓦力》《機械公敵》《魔鬼終結者》的天網
**穿起綠制服的熱血青春
**舊文章:不是我的我
**偶像劇《終極一家》片尾的一幕
**電影裡的戰士頭盔
**原來阿凡達是這樣拍出來的
**北市花16億元建構《鷹眼》《瓦力》《機械公敵》《魔鬼終結者》的城市
**《赤色謊言》看國家暴力
**高雄《痞子英雄》與台郝龍斌廣告片的比較
**柴可夫斯基的1812序曲
**看木村拓栽的change,以強大的熱情來改變

繼續讀完......

2015-10-19

余晏:千磨萬擊還堅韌!一起讓文官體系成為社會進步的動力!





去年我沒選議員,今年我沒選立委,這是因為現在手上有很多想做、該做可以做的事,我現在每天花十餘小時在處理觀光傳播業務,努力讓文官體系與民間力量接軌,希望在不景氣的同時力衝觀光業!但今天竟有人匿名攻擊說我很努力是為「四年後出來選立委」?這個邏輯實在說不過去,要選為什麼不這次選?!

我們從政的初衷不是為了來參與一次又一次的選舉,是為了實質在體制與結構改變,以符合人民需求!我在攝影棚開講、在報紙寫文章長達十餘年,當時我選擇從政直接走入基層,透過草根力量以實質改變社會!現在,改革的新階段早已啟動,這兩年正逢台灣社會力湧現,青春力量引燃社會鉅變,民意的水已滾沸鍋蓋即將掀開,此刻,我更全力讓公部門轉速加快,希望政府快速回應民間需求,讓文官體系成為社會進步的力量!我深信,這是我做為媒體工作者、政治工作者以及社會運動者此刻最該做的事。

過去二十年來,不論我是媒體人或政治人物,走在路上遇到路人總會舉起手對我說「你要加油喔~~」,現在,路人及朋友都不約而同會對我說:「余晏,在台北市府很累喔,要挺過去喔!」社會對柯P團隊寄望極深,我們會繼續努力前進,就像當年傅正時常說的:「千磨萬擊還堅韌,任爾東西南北風」!我們一起前進吧!
繼續讀完......

2015-10-18

舊城新風貌!在大稻埕遇到阿嬤穿著珍藏的媽媽的洋裝,我們相約年年帶著兒孫回來走一回





我遇到了一位大姐,她專程穿著她媽媽在1920s訂製的那件洋裝,陪女兒走完全程,能穿著媽媽年輕時的藍色洋裝真是快樂經驗,更幸福的是她也穿著洋裝的女兒沿途細緻陪伴,我望著她合身的衣服遙想當年她母親模樣,傳統大稻埕女人家原來是這款打扮,這衣服珍藏數十年竟然還能讓女兒合身穿著!!沿續與傳承真是件有趣的事,不知不覺之間,我想我們都找到那個傳統與創新的融合點!而我們相約明年再來,而我則想像著下個世紀,我兒子的女兒穿著我的衣服~~在一世紀後可能與辦「重返2015」變裝遊行的模樣?!


95年前的今天10月17日下午一點是大稻埕特別的日子,在現在的靜修女中裡台灣文化協會成立,強調以文化改變台灣社會,在那個時候,大稻埕是全台灣最繁榮富庶的港埠。貴德街是臨碼頭的第一排屋店,西寧北路是一條運河。在那個1920年代不只大稻埕是茶商等各式商號的集中地,而且當時在的文化、政治、地方仕伸以不一樣的熱情引領著台灣的理想與夢想。1920年代。推動新文化運動的大稻埕,英國人將泉州安溪烏龍茶茶苗引入臺灣,成為臺灣特產,德記洋行、怡和洋行都是當時著名的商行。臺灣建省後首任巡撫劉銘傳在此設置設置了第一代火車站「臺北火車票房」、負責茶業稅收的「茶釐局」,各國領事在此成立館所。

當議員時期,我時常在這兒走來走去,深受福春里長、杏仁冰顏大哥、褚會長、碧福大哥、田老師等大家照顧,現在,正逢大稻埕蛻變時刻,近年來進駐了近七十家不同商號,走幾步就有不同的特色小店,復古老街已有全新風貌,今年有很多對外國、對亞洲宣導的機會,市府都努力行銷大稻埕的慈聖宮到大龍峒的舊城區!

今天,由在地商家共同發起的1920s變裝遊行第三年舉行,台北市觀光傳播局很高興的以支持的角色全力相挺,我成為市府的一員之後,深深體會民間先行、政府支持的角色,希望明年起,在大家的努力下,大稻埕能一舉成為台北市前十大景點,讓大稻埕重返百年前的風華。



11851年,泉州府同安籍移民林藍田為了躲避海盜,從基隆搬到大稻埕,興建了三間閩南式建築,這就是大稻埕最早的店舖。1853年,艋舺發生泉州府不同縣邑移民之間的分類械鬥事件「頂下郊拚」,頂郊的泉州三邑人(晉江、南安、惠安),為了越過沼澤,竟然燒毀安溪移民的信仰中心艋舺祖師廟,偷襲下郊的泉州府同安人,同安人無力抵抗,先是奔往北方的大龍峒,但不受當地同安移民接納,再轉到大稻埕,沿著淡水河建起毗鄰店屋,形成街市,重建廟宇,利用淡水河來從事對渡貿易,形成以同安人為主的河港聚落區。

此後,在台北盆地附近(尤其是艋舺和新莊),每遇械鬥事件,便有不少人逃抵大稻埕,在原有的同安人街市外圍,陸續建立起「漢人居住區」。使大稻埕伊始便呈現四方雜處、開放包容的特色,1856年,大稻埕建霞海城隍廟,奉祀同安縣的鄉土神霞海城隍,標誌著該區已經慢慢進入一個嶄新的年代。兩次英法聯軍之後,清廷與列強簽訂條約,開放安平、淡水等港口為國際通商港口。因此,在1860年,淡水正式開港。但是實際起卸的口岸,則包括艋舺和大稻埕。不久之後,艋舺因為河沙淤積,市況漸衰,船隻大都停靠在大稻埕。大稻埕於是逐漸取代艋舺,成為北台灣的商業貿易中心。



繼續讀完......

2015-10-11

三年前的今天的照片




秋天到了,友人傳來三年前的今天十月十一日幫我拍的這張照片!其實我超級喜歡參加地方活動,很花時間但也很草根,跟民間朋友真實的一雙手一雙手的緊握,踏實的貼近土地,傾聽基層聲音,從基層得知的感受及想法是最敏感的,每握一次手就能體會人民的想望,很感謝基層的朋友總給我最真實的聲音,體會最踏實的溫度!九年前決定離開媒體轉行從政時,我篤信政治即將轉變,這些年來卻常感慨政治轉變太慢!現在實際進入市政府,做的是跟十年前較接近的傳播運作及觀光宣傳,有時彷如重回新聞本行,也因此很體會柯P希望整個政治運作文化一次轉變的心情!今年選舉模式跟往年不太相同,很多選立委的朋友擔心氣氛太冷,但就像今天秋高氣爽一般,總覺得時代的大轉變就要來了,就像煮沸的水要掀開鍋蓋一般~~
繼續讀完......

2015-10-07

重返議會的心情…




柯P說「議會如競技場」讓很多朋友叩來直問:「余晏,從質詢到被質詢,感受很深?」的確,很多議員質詢我的第一句也是「很不習慣吧!」
正在議會備詢之中,今天上午教育委員會備詢,下午是在議場的大會!重返議會待一整天,遇到很多好友他們問的我第一句話總是:「從質詢到被質詢很不習慣吧!」角色轉換很不同,但其實我們都是陪同文官體系去和社會對話,我很希望局裡的每件事情都再快一點、再快一點、再快一點,但公務員總跟我說一切要按步就班啊~~重返議會備詢的此刻,對於鐵打的衙門流水的官感受深深~~
繼續讀完......

2015-10-03

金平stlye





「既在紅塵浪裡,又在孤峰頂上,能不慎乎?」2003年立法院長王金平婉拒出任連宋主委,曾揮毫寫下這段話。當時我還曾在政論節目討論政壇沒有敵人的王金平!但,人世間的相逢過程有趣,最近因被柯P指派參加國慶籌委會幕僚,多次與王院長一起開會,昨天面對記者一再追問柯市長不參加國慶日時,我很感謝高EQ的王院長幫我解圍:「簡余晏都有代表台北市來參加籌委會議及參加這場記者會!」的確,幾次開會我都有努力趕到!因為每年的雙十節都是「節慶政治學」,唱國歌聲量多大、誰站在誰旁邊 、口號怎麼喊、手怎麼握都有各式喬段,慶典正是天王級政治人物的必修課程。記者問到王院長「主持十餘年的籌委會了,今年是否是最後一次負責國慶籌委會?」王院長答案是上天可能也不知道吧,但我的心裡對這題的OS是:原來這樣十餘年來四平八穩變化不多的國慶活動就是標準的金平style啊
繼續讀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