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14-05-27

大官愛白賊




大官到議會說白賊已成政壇顯學!農委會主委陳保基清明節被問到花生一斤漲十元時竟厚顏的要人民吃潤餅就別加花生粉,端節粽子貴了就說改吃茄子更養生,不只如此,三月時豬價上揚一公斤飆到82元,陳保基卻仍死鴨子硬嘴倍強調豬肉供應很穩定,硬說只有短時間起伏從上述的三項物價波動來看,農委會主委其實是拿不出對策,在國會白賊來去青菜講講,物價飆漲大官不當回事,備詢態度輕浮!

不只國會如此,以捷運首度驚見的隨機殺人四死案為例,台北市郝龍斌率警察局長黃昇勇、捷運公司總經理譚國光議會報告時,議員詢問乘客按下緊急按鈕後有沒有通知警方?郝市長及兩名官員數度強調通知了捷運警察隊及新北市警方,結果,翌日即傳出新北市警方根本沒接到台北市通報而是接獲民眾報警,郝市長及警局長等大官議會公然說謊臉不紅氣不喘,至今仍未道歉!

議場說謊當然不只一樁,市警中正一分局以專門綑綁物品動物的「束帶」來綁人民,「束帶」雖長得像「塑膠手銬」卻差很大,後者有卡齒不會傷人,但束帶是文具用的,愈掙脫愈緊束會讓血管受傷,市警局在議場答詢竟說「束帶」真實名稱就叫做「警械」,所以可以盡情綁人民,真實社會裡,「束帶」當然不稱為「警械」,太原路隨便買就一大堆,怎可能叫「警械」?但反正警方違憲違反人權也已是常態,中正一分局長方仰寧在議場也都可以「超越憲法」了,拿超強水柱猛噴女性致傷又如何?反正警察隨意打記者也不會被處份了,代議士政治又有何懼?就在議場謊稱警政署已宣布「束帶」真實名稱為「警械」又如何?大官愛說小謊又耐我何!

對小市民來說,電費貴一點一個月就多花數百元,肉價、花生或茄子貴一點生活費就日益沈重,這樣的民生議題質詢無可迴避,負責任的談話應該是說會盡力以果菜公司、農漁會系統、匯率、大宗進口等方式平穩物價,但傲慢的官員心不在人民,他們只想巧言令色,砌詞狡辯,完全無心解決問題。更何況上下交相賊,大家有樣學樣,上樑不正下樑歪,例如副總統外號就是「白賊」兩字,總統馬英九的六三三跳票捐薪等都是馬馬虎虎含糊就過關了,平常的黑白講更不計其數,例如馬英九2011年強調他如果連任絕不與中國領導人見面(見下方新聞影帶第32秒處),但今年就全力準備要與習近平見面,2011年馬英九說泡麵漲價就多吃米嘛,2012年便當縮水一個吃不飽那麼「吃兩個就好嘛」,2014年2月說台北物價「亞洲最低是觀光優勢」,這些都是睜眼說瞎話。大官愈來愈嫺熟操作語言符號,展開言詞詐術,反正只要表情誠懇裝無辜,一隻嘴說得糊累累借着語言修辭的技術推卸責任,並且炮製出替罪羔羊,說謊、欺騙、語言操弄正時行,既然如此又何必正面面對問題解決問題呢?

這不只是一個政治道德敗壞的年代!這是說謊、欺騙、語言操弄的年代!這是大官說白賊不打草稿的年代!




繼續讀完......

2014-05-26

議場說謊竟成常態


議場說謊竟成常態!!前幾天質詢時,市府還在議場說謊,說是北捷自己通知新北市警局的,當時我要求北市府兩周內調查出來。不過,官員在議場說謊是常態了,例如警局長竟說地方警的人臉辨識系統每次查詢時,每次都要上傳到「警政署」等待「核可」之後才可查,哈,可能嗎?上上次則說文具用品「束帶」的真實名稱是叫「警械」,這些都是指鹿為馬、議場說謊的真實笑話。畢竟國民黨在北市執政十六年了,議場一黨獨大五六十年了~~

繼續讀完......

2014-05-23

度分如年的關鍵幾分鐘遲延!余晏質詢郝龍斌:江子翠站門打開的一剎那,為什麼沒有淨空現場、警察現場逮捕?



台北市議員簡余晏22日下午質詢台北市長郝龍斌時,現場放出江子翠站兇嫌鄭捷在車站晃來晃去的照片,質疑為什麼兇嫌在密閉車廂屠殺四分鐘,而民眾在被砍的第一分鐘早已按下警鈴,為什麼列車長沒有從監視器中發現殺人事件立刻廣播示警?簡余晏表示,密閉空間兇殺案難以預防,但既然捷運站每站都有一保全,為什麼在第一時刻沒有封鎖車站現場,而且是讓兇嫌晃出車廂到二樓,在民眾制服兇手之後員警才趕到?保全人員呢?簡余晏質詢認為,兇殺案難以預防,但民眾已按下警鈴,應該是一到江子翠站時已有員警趕到而且車站已封鎖才對。

簡余晏質詢表示,從民眾按下按鈕,到兇嫌被制服到地上中間花了四到六分鐘,這裡面有致命問題,對乘客而言每一分鐘都像度日如年,她要求即日起展開恐怖攻擊的整套流程演練。而郝龍斌應允兩周內完成流程演練及檢討,捷運警察人力重新配置方案則在一個月內完成。郝龍斌答詢時坦言,列車長接到警鈴時並不知道發生兇殺案,所以保全趕到車廂門口是看到一人躺下來,保全就守在這人身旁,而不知道兇嫌也出到車站來繼續行兇,也因為列車長根本不知道後面發生兇殺案,只知道出事了,所以保全在車廂門口以為是躺下的那一人出事而已,郝龍斌應允檢討全套流程,在兩周內重建緊急事件的SOP

簡余晏質疑,兇手在4時20分開始行兇,24分捷運警察接獲報警,25分車抵江子翠站打開門兇嫌繼續行走車站,26分轄區警方才接獲報案,30分轄區警抵達,顯然中間從報警到抵達花了六分鐘,沒有能在列車車廂開啟的一剎那即在車門前逮捕,請捷運公司與警察局提出全套的檢討因應方案,避免憾事發生。但捷運公司總經理譚國光說,他們的數字與媒體不同。

譚國光說,4時23分車離開龍山寺站月台,約一分鐘後警鈴就響起,但列車長問不到回答,只從螢幕中發現六車廂有奔跑情況因此通知了下一車站的保全,而在26分到近27分時通知捷運警察隊,捷運警察隊隨即通知新北市警察,新北警方於約30分時抵達現場。

簡余晏認為,這裡面有致命的關鍵遺憾,依媒體的時間是從按警鈴到通報警方差了兩分鐘,依譚國光的時間是從24分報案到27分才通報新北市,而且列車長沒有能即時通報,事發時只知道六車廂在奔跑,沒有能即時廣播示警,保全沒有能即時反應,全靠人民見義勇為自力救濟。密閉車廂殺人事件固然不太可能有警察隨車,但應該在抵達車站打開車廂後就有萬全的因應,現場車站應即時廣播疏散人群,她要求市府兩周內擬定出緊急處理的SOP。








繼續讀完......

2014-05-22

書面質詢/捷運警察隊應提升層級並增加員額至三百人,並請教育及社會體系展開集體創傷輔導


警察局捷運公司

捷運江子翠站到龍山寺站長達四分鐘,如果發生密室殺人攻擊事件難以防守,請加裝各車廂緊急按鈕,儘速展開預防「模彷犯」緊急攻擊的SOP標準作業流程演習。此外,捷運現有109車站預計南京線通車後再增十站,即便現有的135人加上80名保警,扣除機電防守及刑警組編制,仍只有60人(分兩班制)巡查各站,建議提升捷運警察隊層級與編制,應增加到300名員警編制才可能讓捷運站至少一站一警一保全一站務人員,並展開「不定時」跟車巡車的機制。這次事件是在4時20分開始行兇,24分捷運警察接獲報警,25分車抵江子翠站打開門兇嫌繼續行走車站,26分轄區警方才接獲報案,30分轄區警抵達,顯然中間從獲報到抵達花了六分鐘,沒有能在列車車廂開啟的一剎那即在車門前逮捕,請捷運公司與警察局提出全套的檢討因應方案,避免憾事發生。

教育局社會局衛生局

整個台灣社會共同目睹殘忍不可思議的捷運密閉車廂殺人事件,學子們更需要共同的創傷療養,請衛生局、社會局、教育局共同擬定一個有創意的心理輔導教案,讓整個社會及世代可以正向能度共同面對,並請研擬群眾遇到恐怖攻擊時可以更有效率的團結自救救人的方案。此外,兇嫌鄭捷來自正常小康家庭,成績中上,各系統都只認為他是沈默的「宅男」,但卻有驚人的反社會人格,新世代在沈悶的社會及教育壓力下,常將精神寄託在電腦、電玩、小說上面,而這些新故事近年來都同樣擁有「超時空」的仇殺劇情,是否會導致心神進入無法控制情境。加上新世代面臨的新壓力超乎舊世代的想像,傳統的輔導體系、社會體系都必須重新建立「輔導標準」,懇請針對此「捷運殺人」事件重新擬定輔導標準,請教育體系擬定專案,加強關心「宅男」或人際關係疏離者。


繼續讀完......

2014-05-13

考察剛蓋好的新兒童樂園,花費20億元!





去坐碰碰車、旋轉木馬是兒時記憶,不過今天教育委員會共同考察新兒童樂園,心中卻有點擔心!這座造價20億元(土地本來就是市有的)的公辦樂園,與小巨蛋、貓纜一樣又歸「捷運公司」主管,我很擔心又再會緣引前例,成為錢坑!不過,既然是公家花錢蓋的樂園,我主張應讓貧戶低收(不只台北是全台灣)的孩子來免費享用,因為門票三十元、一個設施二十元對一般家庭是小花費,但對晚餐都沒有著落的窮人家可是奢侈品。

其實我強烈反對「政府來主辦迪士尼遊樂場」,因為政府資源雖然很多,但應該花在基礎建設、長遠規畫上,不該拿來經營迪士尼,一個城市當然需要遊樂場,而且愈夢幻愈好,看迪士尼樂園在閉幕式前的煙火秀多麼亮眼燦爛,但,遊樂式的花博樂園就花掉135億元,世大運要再花五到七百億元,這些都是由好大喜功的政府來辦「消費式遊憩活動」,可想而知,今年新兒童樂園開張後,可能像後花博一樣每年再編六億元,也可能像貓纜一樣成為「錢坑」。

今天考查的摩天輪價值一億二、海盜船二千多、雲宵飛車四千多萬、旋轉馬二千四…機具大約四億多,土地免錢、蓋了一棟辦公室建築最貴。工程延宕主因是因為與跨國遊樂園企業簽約的流程,因為他國的樂園多為私營都是一項一項簽約採買,只有我們因為是「政府」的合約而要一次採買。可惜的是遊覽車格位只規畫了八格,附近也沒有捷運。未來只能期待樂園與一旁的天文館、科學教育館結合成整套教學。

我認為政府根本不適合來經營遊樂場!這種樂園適合由民間投資,政府資源可貴應做基本基礎的建設而不是拿來放煙火,或是做「收費」式的遊樂園。但因為政府已經花費二十億做遊樂園,就應該開放全台灣的中低收入戶的貧童都免費入場,因為對窮人家庭來說,要花上百元讓孩子去兒童樂園玩還是很奢侈的,尤其是城鄉差距過大、文化刺激不足的孩子。之前潮州鎮長自費辦的招待屏東孩子來台北的活動,或許北市府可以免費提供窮孩子來兒童樂園。

此外,讓捷運公司主管遊樂,晉用95名員工也是名不正言不順,交通設施更規畫不足。說了這麼多 ,回頭想想,郝市府135億元的花博及七百億元世大運眼睛也不眨一下的花了,那麼,既然花了二十億元蓋了遊樂園,希望我們至少能看到窮孩子也能在都市玩摩天輪開心的笑。
繼續讀完......

2014-05-11

母子合照


最近有個小小的困擾,時常有人白目的問我:「若芳是你的女兒嗎?」吼~~這樣也太超過了,我是要早婚到什麼情況才生得出這麼大的女兒呢?她是我的辦公室主任及本辦的議員候選人啦~~趁今天母親節公布我與兒子(小時候)的合照,以正視聽!^^其實當媽媽最快樂的就是看著孩子長大,謙謙真是貼心又可愛的兒子~~~~




同場加映參加母親節相片常遇到的母女臉、祖孫臉!長得像的人通常感情也更好~~





繼續讀完......

2014-05-06

棍棒下流血的新聞自由




新聞自由還要倒退到什麼程度?從文林苑案、大埔案、華光社區拆遷案、323行政院驅離學生、到428反核占領忠孝西路多項群眾事件,警方一再公然毆打記者阻擋鏡頭拍出真相,還刻意以警棍伺候有採訪證的記者,以強力水柱猛噴昂貴攝影機。不只在群眾現場如此,員警還在上班時間假扮「網友」,以「網軍」身份進入網路世界充當「網路寫手」引導言論,用公家資源買帳號隱藏身分,以人頭戶製造言論激化輿情,公文傳出後警署才坦承,糟糕的是,台北市長郝龍斌4月28日議會報告還在說要警方加強社群網路ptt、臉書訊息掌握,政府至今持續以公家經費入侵輿論,由員警偽裝網友在上班時間當網路爪耙仔。

上述的打記者阻撓鏡頭、警察不抓歹徒卻當網軍的情況,即便解嚴前後也沒有這麼囂張過!以警民衝突最嚴重的1988年520農民事件為例,憲兵警察鎮壓曾爆發流血衝突,當時是由最後一任軍人轉職的警政署長羅張所指揮,但當年記者只要拿出採訪證仍可安全採訪,不會被毆打阻撓,警棍揮舞但會尊重記者採訪權,在羅張下令下,鎮暴警察、憲兵都不會打採訪記者,也沒人會以噴水車噴攝影機。實在難以想像,台灣的新聞自由竟會倒退至此,記者的採訪權比26年前還不如,國家暴力甚至下令強搶鏡頭、架走記者、抓掉記者眼鏡,一路毆打驅趕,一旦拿出記者證就會被員警毆打排除!讓人不敢相信的是,政府與警方至今還沒向採訪媒介說過一聲道歉,答覆議員的質詢稿反而強調強壓記者是為了「保護其安全,防止意外產生」(如下圖的警察押記者的照片及公文),這樣的公文顯得荒謬可笑。



國際組織「自由之家」曾把諾貝爾的金色肖像用黑色膠帶貼住嘴吧(上圖,摘自自由之家2012年網站),以此形容政府的國家機器對媒介的干預,曾幾何時,台灣的政府也用各種方式讓媒體「封口」!先是透過股權移轉讓資本家操控言論,讓媒介為特定政權塗脂抹粉,在群眾事件場合,刻意針對記者阻撓採訪,或者從天橋上驅趕記者、打掉攝影機讓媒體無法拍到警察打人的畫面。媒介在民主社會原本扮演監督政府的政策討論園地,但在獨裁國家內則是政府文宣工具,而現在,台灣的媒介倒退是現在進行式,從第四權的無冕王職業轉變為國家機器的「傳聲筒」,棍棒下的媒介記者還能憑正義感、憑肉身擋警棍發出真實的聲音嗎?

媒介在正常社會應該是什角色呢?政治學者羅伯道爾主張民主制度裡媒介是重要角色,媒介應作為民主機構正當運作的「先決條件」,媒介重要功能是「監視者」「第四權」,有自由的媒介才能讓濫用權力者受公共監督,道爾提出大規模民主所需要的六項制度中強調言論自由,而且還要有「不受政府控制的信息來源」,才是真民主

以羅伯道爾的標準來分析,台灣的新聞自由正從民主轉為威權的分水嶺,員警用稅金購買器材程式去網路製造假言論,公然打記者以避免真相外流,在在顯示新聞自由倒退,再加上權貴資本主義控制言論,台灣的「第四權」正在轉變中,不再是公眾論壇,甚至可能退化成為特定力量的「傳聲筒」!

這段期間以來,記者團體不斷疾呼政府應訂定「保障新聞記者採訪權處理原則」,包括:不阻撓、阻隔、干預、驅離、逮捕、暴力對待記者,但這些其實根本不需要立法,這不只是員警最基本的素養,而且根本是警政長官不下令就沒有人敢打記者的,但在政府高層默許下,記者採訪權逐步淪喪,全套戒具的霹靂員警不抓歹徒,卻以棒打記者為主要工作,員警還系統性地以隊形、分工阻擋攝影,當記者必須以肉體之軀阻擋警察才能報導真相時,棍棒之下的媒介也宣告台灣的新聞自由已經流血。

繼續讀完......

2014-05-04

一些照片一些往事





繼續讀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