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10-08-30

新生高花價延繞到水管及三億元標價!相關市政議題余晏影音全記錄


















繼續讀完......

2010-08-29

從報價一路就有鬼!橋上隔音牆、交通指示牌、水管、花價,全部都有問題!


請看左頁,這就是市府採購稽核小組2008年5月時,由稽核委員施培林所載明的新生高工程問題,,總採購金額是21億9427萬7103元,請點進去看細節。





從原本的「你們不懂啦!」、「現場又沒有專家」、「我快要被口水淹沒了」、「對議員及媒體保留法律追訴權」…一直到現在爆發的第七次招標金額竟比第六次高出3億2千多萬元,工務局長去職,市府「採購稽核小組」2008年5月20日的「稽核監督結果及缺失改善表」早就要求「核有不妥,應檢視市場情形,請嚴加督商」,新生高架橋從橋上到橋下全部採購都問題重重,這種用「除法」來計算工程費用的方式讓大家大開眼界,而台北市一年1652億元預算,郝市府四年花掉6232億元,一大堆工程都追加預算,台北市處處工程,但市府核價竟然科長決行,這樣的市府不只螺絲鬆了,恐怕使用年限也到了



還記得才爆發新生高的「接著劑」過期問題,當時檢調大規模搜索,竟然也都查不出什麼。市府應該徹查:一,是誰決定要把新生高架橋改善工程(13億2千餘萬元 )與中山二橋拆除(5億3千餘萬元 )全部「合併招標」,合併總金額預算為20億2400餘萬元,這些工程應該可以分開招標的啊,公文內簽是由誰簽辦?誰蓋章決定的?

二,六次流標之後,是誰決定把第七次招標金額調高3億2100餘萬元?是誰決定以三家公司的報價「除以三」來決定價錢的,才搞出這種離譜的報價,市府監標的人是誰?內部的層層公文應該全部公布出來。

三,市府近年來多數的工程都追加預算,例如花博兩年前向議會報告時是54億元,現在連郝市府最保守的估價已達95億元 ,再加上各局處配合款及中央補助等近三年預算高達150億元,這些錢的報價及流程都如何?如內湖捷運工作工程追加到7百億元,其中究竟有無內情?







繼續讀完......

2010-08-27

買花弊案連環爆 買花灌水 噴灌系統也灌水





台北市議員簡余晏、陳建銘、李慶鋒27日再針對花卉相關工程的市府發包舉行記者會,因為2916萬2400.25元的「噴灌系統設置工程」其實就是新生高架橋下沿線的澆花噴水灌溉工程,其中竟然把PVC給水配管的單價報為一米704元,但議員去文山區的小水電行買業界最好的南亞管,一米也只要 56元,價差達12倍。防震軟管報價一個2346.66元,議員買的卻只要462元。在台北市政府工務局新建工程處的42項相關報價中,幾乎全都灌水!三名議員痛批台北市長郝龍斌與發言人繼續避重就輕,把責任推給科長,要求市府全面重新核算新生高架橋的13億工程費用。而且全面重新核算昭凌、工信的全部報價。

簡余晏表示,在澆灌工程裡面還編了「教育訓練」費用43萬6353元,這是培訓工地主任考照的費用嗎?配管配線工資竟然還是以公尺計,一般應以「工時」來計算吧?而且竟然是編一公尺工資737.26元,總花費達353萬元!簡余晏說,一般最好的師父一工一天六千元,這樣可以請最好的師父做一年半了,這是什麼樣精雕細琢的大工程?李慶鋒議員說,一般坊間的水管工程如果以公尺報價,一公尺的材料費約50元,工錢約50到60元。 

陳建銘表示,「轉接提昇管」一個單價2011元,就採買了1674組,總金額高達336萬元,但實務上一支也才數百元。防震軟管(口徑一吋)462元,但市府報價2346.66元(口徑兩吋),太離譜了。陳建銘專程去文林北路的楓苑買噴嘴,最貴的也才兩百元,但市府報價卻達

李慶鋒表示,發言人與副市長昨天上了政論節目,卻絲毫不覺得台北市政府沒有管好荷包,也不覺得市府該全面檢討,還是一路罵議員與媒體,連科長叩應進去也說這是「小疏失」。議員們要求,市府應全面重新估算新生高價橋的13億到中山二橋的7億元工程,此外,包括工信工程也包了內捷700億工程,是否也都是浮報?鋼筋水泥單價令人懷疑,要求檢調及監院應全面重新查價,滋事體大,不是一株花、一個水管、一個噴嘴的問題,而是台北市政府究竟出了什麼問題,連這種離譜的報價都會出現!

余晏註:非常感謝噗友〈鳳凰〉,連夜幫忙比對數字找到凌晨四時,更感謝噗友〈一中同學〉幫忙從文山區買水管,用機車單手載著兩公尺長的水管載到議會,糾感心啦!^^








南亞PVC管(口徑兩吋) 最好的是「南亞」的,一米56元,四米223元(切成兩段在現場)/一米704元
南亞PVC管(口徑一吋半) 一米是44元,四米算155元(切成兩段在現場)/一米704元
防震軟管(口徑一吋)462元/2346.66元(口徑兩吋)
不鏽鋼套管(口徑三吋)333元/1005.81元
鳥嘴噴頭100元/
可調式自動噴頭100元/
銅製扇形噴頭60元/ 1/2自動噴頭2447元
銅製360度噴頭100元/ 1/2自動噴頭2480元
銅製扇葉噴頭100元/
繼續讀完......

2010-08-26

跳花博舞?跳啊!竟然是上班時間!唉



繼續讀完......

種一棵福木工具耗損報了31元!余晏質詢郝市長:你不必負監督不周之責嗎?副市長、局長們沒看過公文嗎?又找基層公務員當余文?


真的蠻稀奇的!種一棵福木單價貴也就算了,裡面竟然報了「工具耗損」31元,是種一棵樹鏟子就要磨一下嗎?有這種報法?另外,市府一直說花博沒問題,但是,為什麼又是「南美蟛蜞菊」過貴,這是什麼花會這麼受重視?請各位專家上來看看市府說過貴的花種的原因與理由。另外,新生高難道只有花草出問題?光椅是什麼?水管沒有過貴嗎?支出裡面還買了救生艇哩!





繼續讀完......

2010-08-25

天啊!蟛蜞菊一株300元,運費就要一株100元!白紋草一株277元,薜荔一小株450元,挖洞費一株5元!




看到蟛蜞菊的「單價分析表」真的會大喊鬼月是不是看到鬼啊?一株像野菊花的南美蟛蜞菊一株單價300元,原來其中的「搬運費」是要100元,一小顆草的挖穴費竟收5元、客土施種9元、種植費3元,養護費50元 、餘方自行處理總重35T傾卸貨車8元,還要「零星工料」26元。一株挖洞費5元,挖一百個洞才幾分鐘就可以賺到500元吼,運100株小菊花就可以賺一萬元吼!是坐頭等艙飛機嗎?今天起不賣小野花應該改開貨運公司,看這些單價表只能說歎為觀止!再點播高凌風的《野菊花》送給郝市長!

此外,白紋草一株277元,運費也要一百元。薜荔一株竟然高達450元,一株運費150元,是金額隨便填隨便給的嗎?



至於莊議員去一株一株計算,少了200顆的小野菊呢?市府解釋當時種了400株,應該是死掉了200株。此外,部份植栽還有追加預算喔,例如月橘追加到2250株哩!

難怪台北市政府四年會花到6232億元?我主張由民進黨團前往法院告發!請檢調繼追查16萬劑過期接著劑之後,再追查這13億2198萬0025元的新生高架橋工程,又是工信工程公司!而市府昨天竟說XXX監督不周,監督不周的人就是郝市長啊!



這項新生高架橋工程總共13億元,其中的橋下景觀工程共2億6162萬元,被抓包的是2399萬植栽綠化工程。但是,請再看更細的其他花費,樹木修剪一棵就要25萬1468元,蟛蜞菊一株300元,薜荔竟要425元,白紋草277元,斑葉月桃361元,沿階草也要284元。



再看看這新生高工程的「詳細價目表」第15頁,光椅是什麼,35座竟要30萬元?「山形剪影立牆」235萬元?原有景石吊運就花了23萬元!看到14頁,農安街休憩廣場花了149萬元,「光之舞台」又花了215萬元









最後點播高凌風的《野菊花》送給郝龍斌,「喔~~,有誰知道它無價,知道它(野菊花)無價!」也贊成網友提議的,把最好種的《南美蟛蜞菊》列為台北市的市花!


或許如噗友所說,這才是花博的真義:花花花,花錢博覽會!

繼續讀完......

2010-08-24

訓練公車駕駛技術的電線桿!




很不好意思!五六月時辦了會勘,今天才發現電線桿仍未遷移!今天會再重新發文要求台電速速遷走,嘜擱拖啊!地址是在:士林區社中街永倫里辦公室對面,背景是社子國小新落成的地下停車場!很謝謝里長的提醒!
繼續讀完......

調薪?為什麼郝龍斌剛送來議會的預算書裡全都沒有提呢?也請郝市長把被刪掉的殘障津貼、中低收入補助調回原價,並幫薪水族爭取減稅吧!





公務人員加薪?!簡余晏提醒郝市長,不要忘了把馬英九時代刪減的殘障津貼、中低收入戶等減少的近一千元先編回來,並且爭取上班族的減稅!簡余晏質疑,郝市長如果真的有心爭取幫公務人員加薪,應該在剛送來議會的預算書中要編列出來,,但是,余晏辦公室今天找出了這2010年與2011年的預算書,發現郝龍斌根本沒有編列加薪的預算,卻在這選前96天畫出要加薪的大餅,根本是芭樂票。

簡余晏表示,台北市的公務人員2010年共7萬7583人,2011年7萬7290人,減少了293人。而計算北市府人事費用(特別預算、32個基金及公務單位預算)全部加起來2010年總共花了946億餘元人事費用,,2011年編959億19萬8465元,增加了近13億元,增加的部分是隨職等增加的薪水。簡余晏強調,從預算書來看,郝市長在半個月前根本都還沒有為公務人員調薪的規畫案!

簡余晏表示,再細看「公務單位預算」的人事費用2010年是351億5188萬5961元,人數34056人。2011年354億1308萬6337元,人數34111人;公務人事預算增加2億多是隨職等而支出增加的部份,並沒有調薪規畫。
繼續讀完......

2010-08-23

蟛蜞菊爆紅!花系列再討論下去,蟛蜞菊可能會變成「台北市市花」!好會花的郝市府真讓人憤怒!





天啊,今天接了一卡車電話都是來問蟛蜞菊!為何又是工信工程?!2億600萬元竟搞了一堆野花級的「南美蟛蜞菊」!記得當時會勘時,我是要求橋下綠美化工程不該再給工信工程來做,應交給專業的景觀公司,但是,郝市府還是要工信工程公司來故,現在竟報出這種價錢!讓人難以忍受。

花系列再討論下去的話,我覺得「南美蟛蜞菊」可以當選台北市的市花…在此先點唱高凌風唱的《野菊花》送給郝龍斌,因為裡面有唱說:野菊花野菊花,默默開在山坡下,自開花自開花「有誰了解它無價,喔喔喔,有誰知道它無價!」

南美蟛蜞菊是台灣本地自生種,分佈於台灣平原及山野。1.綠美化優良的造園植物:因其可節節生根,且具覆蓋良好的特性,故為公路護坡、安全島分隔帶之優良植物,亦可種植於庭院、花壇中做觀賞用。2.蜜源植物:南美蟛蜞菊是小型的蝶類及蜂類的蜜源植物。
繼續讀完......

2010-08-22

馬英九說他來幫阿婆抹粉也是水噹噹?我想問他是否連「阿婆生子」他也很行?…別忘了大埔阿嬤是如何被害死的?




馬英九覺得,如果是「我馬英九來做,就算是幫阿婆啊抹粉,也是水噹噹」,馬英九覺得他市政成績很好像阿婆抹粉的都市更新很成功?哇哩!真是自我感覺良好的超可怕歐里桑!我想,馬英九可能覺得如果是他來的話,就算「阿婆生子」他也都能做得很成功?但我猜他其實早就是「阿公抹粉」了,別再出來嚇人了!

這是馬英九繼上次說他「軸線翻轉成功」之後再一次說他很會幫老阿婆抹粉,上一次是在轉運站開張時,馬英九說,他當初提「軸線翻轉」時,有人說「阿婆抹粉─沒采工」,但他強調「是要看誰來抹,如果是我馬英九來抹,阿婆抹粉也是水噹噹」。

原來這句老詞也不是上個月說的,是早在1998年的市長選戰時,根據這篇2006年11月28日林健正先生的投書,他說1998年馬市長在政見辯論會上以及其他不同的場合,屢次以大理街社區運動為例,誓言要讓老舊社區能夠「阿婆抹粉水噹噹」。然而,八年過去了,大理街「甘蔗公園」仍停留在「牆上畫畫.圖上掛掛」的階段

翻開馬英九歷年來的說法,三不五時就會用一次「阿婆抹粉」來稱贊一下他自己,但我建議幕僚多教他兩三句俚詞,或許他下次可以試試看「阿婆生子」這句詞,再告訴大家他是不是也能做得很成功?但是,不論如何,我們都無法遺忘掉,大埔阿嬤是如何悲憤無奈的飲下農藥,向這麻木的政府用生命來抗議!
繼續讀完......

2010-08-21

東京淺草寺給中華人民共和國觀光客的通告:用完廁紙請丟進馬桶裏沖掉


原來,台灣的環保署長沈世宏這種「擦過便便的衛生紙不能丟馬桶」的堅持,是來自於中華人民共和國?




新加坡的《聯合早報》在20100820轉載日本媒體在淺草寺的報導,這篇由駐日特派員符祝慧所撰寫的報導指出,東京著名寺廟淺草寺在觀光區所有廁所貼出一通告,呼籲來觀光遊玩的中國遊客:「用完廁紙請丟進馬桶裏沖掉」,這一張貼成為日本媒體焦點,有報導還將這種廁所文化的相異比喻為「中日摩擦」

到日本旅行的外國人都會對日本的廁所留下深刻印象,這不僅是因為日本廁所全自動化,大家對衛生狀態也讚嘆不已。 正當日本致力推動觀光事業、積極招攬中國旅客之際,日本的一些旅遊景點的公廁狀態卻發生了變化。東京著名景點淺草寺發現,寺廟周圍的公廁內的垃圾桶,總是堆滿用過的廁紙。該寺後來才了解,那是一些中國遊客所為,不把用過的廁紙丟進馬桶沖掉。

淺草寺的相關人士告訴媒體,「這種現象從去年開始越來越顯著,尤其是在中國旅行團來過之後。開始時,是用日本的(繁體)漢字寫了一中文通告,但似乎是未能把意思傳達給中國遊客。現在改用簡體字貼出,希望能減少這種現象。」 經常有中國旅行團光顧的東京電器大街秋葉原也遇到同樣問題。有一家大型電器店除了貼紙指導使用公廁的正確方法外,還增加清掃人手來維持廁所衛生。

為了緩衝這一個因衛生問題而引發的「中日摩擦」,一名旅日中國人士向日本媒體解釋,「中國遊客不將廁紙丟入馬桶,那是一種習慣問題,並非存有惡意。他們擔心把廁紙丟到馬桶裏會造成堵塞。」他也認為這樣的摩擦短期內不可避免,「中國的廁所要趕上日本,或還需要至少20年時間。」



看了《聯合早報》這則新聞,我才終於恍然大悟!因為不久前《蘋果日報》報導也很讓我訝異啊!當年曾在台北市大力推動要小學生把市民分為「好人、壞人」的環保局長,現在又來了!環保署的施政重點竟是:衛生紙外面不能寫上「可溶於水、可丟馬桶」等字樣因此引爆業者反對!這真讓人訝異!因為兩年多前我看到交換日記的知名網友討論「為什麼國外擦便便衛生紙可以丟馬桶,台灣女廁卻總是滿滿出來掉滿地的便便衛生紙」時,真是心有戚戚!

所以,三年前我專程收集台灣及美國日本等地公廁的衛生紙,再與台灣的公廁及衛生紙相比,找來環保、主婦聯盟、紙業業者,並調出衛工處、衛生局、環保局等單位,現場測試各國衛生紙溶水度,又根據台北市衛工處的說明及解釋顯示,台北市的汙水下水道處理系統到2010年4月底,門牌戶數接管普及率已到達62.99%,計畫用戶接管普及率已到100%,也就是說,以台北市的汙水系統來說,負荷衛生紙丟到汙水系統綽綽有餘。

但是,20100720的報載指出環保署研議做出與「文明生活運動」方向相反的建議、推動衛生紙不宜丟馬桶,明邀請各界代表研商,也將發函紙商要求包裝上不要標示「可丟馬桶」文字,不過民眾及造紙公會都表達反對。兩年前推動「文明生活運動」、鼓勵民眾將衛生紙丟馬桶的北市議員簡余晏昨說,環保署開倒車,要推動衛生紙丟垃圾桶,政府就要有預算加強清理公廁,不然會妨礙觀瞻。


延伸閱讀:余晏的美麗文明新生活系列
**署長是好人還是壞人?竟印30萬份二分法文宣給小學生!
**衛生紙與馬桶之間…台灣的文明程度
**衛生紙擦完便便,應該丟在馬桶還是垃圾桶
**63%受訪者贊成衛生紙丟馬桶,48%不知道可溶於水
**衛生紙丟馬桶,南市、嘉市正式試辦
**廁所達人吳明修的投書:談衛生紙與五星飯店廁所
**倒退嚕!馬政府竟要大力推動擦便便衛生紙不准丟馬桶
**北市府試辦:公廁衛生紙丟進馬桶守則
**再一次書面質詢:大便衛生紙嘜擱丟到垃圾筒
**高鐵衛生紙丟入馬桶,北市捷運學學吧
** 市長,嗯嗯完請用衛生紙擦便便,別用手…
***熊愛台灣!余晏質詢黑熊常識動物園長竟然…
***五大美女乘橡皮艇,挺進地下瑠公圳
***尋出歷史軌跡,讓瑠公圳重見天日吧
繼續讀完......

這就是花了14億元的新生高架橋!「橋下一線天」很誇張,現在裝的漏水板也很好笑!






新生高架橋下的漏水一線天,因為被民眾及里長罵翻了,下雨就像瀑布大漏水,現在裝了接漏水的漏水板,以及一條又一條承接新生高雨水的水管,我要問的是,14億元的經費耶,為什麼當時就不肯先規畫好排水,搞到現在沿線補破網?


新生高架橋到底完工了沒?真的不知道何時才是真正的完工,里長個個無法回答里民的詢問,新生高花了14億,橋上看來還可以,橋下卻是慘不忍賭,橋墩之間一線天漏大水,結果現在用廁所天花板接漏水用的鐵盤「放大版」來接新生高架橋的漏水!從橋下抬頭,一塊又一塊漏水板、水管?沿線十數個!這就是台北市花了14億的施工品質嗎?為什麼當初規畫的業者沒有規畫好呢?既然如此,當時為何不設計好接水管呢?


以下是2009年6月余晏所辦的「橋下一線天」及新生高平坦度會勘



台北市新生高架橋修建補強工程,同時花費6000萬元做橋下景觀改善工程,農安街口已完成設置的景觀,竟然擺設一座座類似墳墓的石碑,搞得新生高架橋下猶如新生公墓,花大錢補強橋樑,卻在民權東路口出現「一線天」大縫隙的奇景。台北市議員簡余晏和新生高沿線的中山區新福里長童勝輝、新庄里長林世檳、中原里長蘇國昌、恒安里長黃志昌、聚聖里長陳鴻章會勘新生高改善工程,里長們對於花大錢所做的橋下景觀工程「直搖頭」,批評越改越糟。童勝輝批評,已經設置的石碑景觀,造型設計跟墓碑沒有兩樣,在橋樑匝道下方的空間,靠近道路側用圍籬圍住,從外面看像是雞寮、豬寮,裡面正好提供遊民居住。


童勝輝說,整個景觀再造都沒有比施工單位在民權東路口留下的「一線天」奇景要有看頭,明明是在進行新生高橋樑補強工程,在這個路口抬頭看,卻可以看到一長條的大縫隙,質疑橋樑補強的效果。

其他里長則抱怨橋樑施工,橋上排水、橋下就像瀑布,還把工程碎石都流入新生大排,擔心淤泥會造成沿線淹水。簡余晏說,花大筆經費做景觀改善工程,沿線里長都不知道設計概念,已經做好的又讓人「瞠目結舌」,要求台北市新建工程處召開會議邀沿線里長,針對各項設計做說明及溝通。新工處總工程司林志峰說,初步設計是水利處做的,新工處只是按圖施作,並不清楚當初是否有跟里長溝通,雖然工程已經發包,還是將開會邀里長溝通。新工處西區工務所主任王文生說,民權東路口的新生高架橋樑縫隙,是因該處跨距較大,安全無虞。


繼續讀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