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10-03-31

今天是哲學家笛卡兒生日,他的理性比感官可靠之說正足以讓我們理性思索ECFA






勒內·笛卡兒(René Descartes,1596年3月31日-1650年2月11日),生於法國安德爾-羅亞爾省的圖賴訥(現笛卡爾,因笛卡兒得名),1650年2月11日逝世於瑞典斯德哥爾摩,是世界著名的法國哲學家、數學家、物理學家。笛卡兒認為,理性比感官的感受更可靠。(他舉出了一個例子:在我們做夢時,我們以為自己身在一個真實的世界中,然而其實這隻是一種幻覺而已,參見莊周夢蝶)。他從邏輯學、幾何學和代數學中發現了4條規則:

除了清楚明白的觀念外,絕不接受其他任何東西;
必須將每個問題分成若干個簡單的部分來處理;
思想必須從簡單到複雜;
我們應該時常進行徹底的檢查,確保沒有遺漏任何東西。
據說,笛卡兒曾經和一位叫Francine的女性機器人一起旅行。這個虛構的故事很可能起源於他關於心智的評論,但也有可能是最早的機器人。笛卡兒在麥可-哈特的歷史上影響最大的100人的列表中,名列65。笛卡兒死後墳墓遭盜墓賊挖掘,其頭骨幾經易手現存於法國巴黎夏尤宮(Palais Chaillot)人類博物館(Musée de L'Homme)。

我們借用笛卡兒來想今天ECFA協商在台灣,很無奈,中國所說的五大好處,談到實質時卻皆有不合邏輯的地方!

快樂三口組/20100331

今天節目之後是台灣尚大棟吳國棟大哥的時間!歡迎繼續收聽喔^^
繼續讀完......

精采?蔣孝嚴質詢吳敦義還要求蓋一個百年紀念碑,不必比101大樓高!




快樂三口組/20100330

吳敦義也回說,台灣是我們「生聚教訓」的地方。什麼是生聚教訓?為什麼我們住的地方要讓你們用來「生聚教訓」?


今天的節目後面一小時有錄下了

台灣尚大黨喔!
繼續讀完......

2010-03-30

連噗浪都不放過?情治檢調一張A4公文就能要到IP個資,民主與人權仍待努力


噗浪發起人 Alvin昨天發噗感歎:「最近很常收到警察的信跟我們要帳號資料(IP, 噗集碌),到底台灣的隱私權法律是怎樣運作的阿? 在北美是需要法院授權(Court Order )才可以給的,台灣不一樣嗎? (現在收到的是檢查長的函件 但還沒收到法院的)(請別把此噗政治化 我是外國人 非藍綠 喜歡的顏色是紛紅色)」,看到這段文字真讓人抓狂,尤其我曾具狀去控告網路揚言殺人案卻被檢察官以這是「言論自由」而不辦,但是,現在這些員警卻為了「上級」指示,用一張A4公文就能要到網友大小個資,這種不民主、無人權的台灣經驗湧上心頭!所以,我立刻依職權向市刑大要求索取「電腦犯罪案件處理的標準作業流程」及其法源依據。

以下是市刑大資訊組初步提供給我的答案
壹、偵辦緣起:
一、員警於網路巡邏主動發現。
二、民眾告訴或告發,警察機關受理報案並製作筆錄。
貳、法令依據:
一、刑事訴訟法。依據刑事訴訟法第228條、第229條、第230條、第247條。(余晏註:上述的法條都是說警察受檢察官指揮,沒有法律實質內容)
二、依據《警察偵查犯罪手冊》第十七節電腦犯罪案件之處理:
222、電腦犯罪係指利用電腦、網路及其周邊設備為主要工具或目的所從事之犯罪行為。
223、偵辦電腦犯罪案件,必要時得請求各直轄市、縣(市)警察局刑警大隊電腦犯罪專責組協助偵辦;涉及系統入侵、網路洗錢等重大案件者,得會同刑事警察 局偵九隊協助偵辦。
224、各警察機關可依據《電腦處理個人資料保護法》及相關法令之規定,向網際網路服務業者、學校或相關業查詢用戶個人資料或紀錄。

看到上述警方的答案真令人搖頭,網路案件多為誹謗詐欺告訴乃論,如果動輒一張A4紙就可調出個資,勢必影響台灣的言論尺度,造成寒蟬效應。尤其最近發生的相關個案都是在沒有民眾告發,也沒有當事人報案筆錄,逕由「上級」主動交辦,警方耗費人力五六度發EMAIL給噗浪網管,竟是為了還沒有人提出告訴的言論!

其實,台北市警方每個月都會發文給設在台灣的網管公司,而且包括台北市衛生局在內,都是一張A4紙就簡簡單單拿到大批網友、鄉民的個資及基本資料,從市刑大到各分局向各網管公司調到的資料個資琳瑯滿目,而且多數網管公司是一張公文來了就拱手交出全部的個資,其實這與《電腦處理個人資料保護法》第 7 條:公務機關對個人資料之蒐集或電腦處理,非有特定目的,並符合法令規定職掌必要範圍內、經當事人書面同意、當事人權益無侵害之虞者才能提供。可是,警方大幅擴張個資保護去第11條的:關於犯罪預防、刑事偵查、執行、矯正或保護處分或更生保護事務者的範圍,導致以台北市為例,三個月就有數十件向網管公司調閱個資的案例,這種國家機器隨意可以調閱個資的寬鬆解釋,使得台灣網友網路個資幾乎是透明的,跟台灣的電話監聽與調閱通聯記錄一樣,都成為警察查案的藉口。
看看這些公文,刑事局答覆立委管碧玲的公文明白就說說「調閱發信者基本資料供分析調查比對,無執法過當的情形」,有沒有執法過當不是由警方自我認定,應由監院、法院、人民認定!而且,為什麼員警對於很多網友抗議權益被剝削的臉書、魔獸世界沒動作,卻對於特定言論這麼積極?


這些公文顯示,就因為兩張A4紙,九家公司立刻交出無數網友個資IP,讓人不平的是,這段期間正是股市大跌,股友大罵政府時,也是股市老師朱成志罵總統笨就被封口一個月,股票跌錢沒了,網路罵一罵也不行嗎?兩張公文就讓無數網友個資全盤交出,這種事怎能不慎重?政府怎能輕忽?這是民主國家的大事!



好家在的是,現在廣受歡迎的噗浪主機在加拿大,另一方面,骨狗才抗議言論自由而退出中國、之前楊致遠也因為Yahoo洩露個資導致中國記者師濤被重判,所以,如果噗浪像台灣其他網管公司一樣,收到一張A4紙就交出噗友IP個資,這將導致台灣的人權及言論尺度也倒退到與中國接近,更突顯台灣的民主逆流,這也是大批噗友非常重視噗浪態度的主因。


昨天,感謝噗浪創辦人的噗文疊到七百多層了,也讓噗友上了人權民主的一課,但,更值注意的是,噗浪未來挺得住嗎?台灣其他公司能不能像噗浪挺下去?我們心知肚明,超級多多的網友個資早被無端取得,例如北市府衛生局的公文裡面看到的,只因為在PTT上一句神經病,鄉民就立刻被北市府取得個資,而這個發公文的流程是只要股長看過處長即決行,這顯示台灣的員警比起北美的法令一定要發院發文,面對言論自由及人權時來得輕忽隨便的多,鄉民人權及言論自由真是不堪一擊。


再回到北市警方給我的法源依據,竟然連《警察偵查犯罪手冊》都變成侵害人權尚方寶劍?這種只屬於行政單位內部守則的「手冊」竟比立法院通過的《個資法》保障人權位階更高?而且,就像政府花了21億元四處設監視器但至今卻沒有法源依據一樣(余晏註:我已在議會提出監視管理系統自治條例草案,但擔心法案完成時恐又會假國家機器之名將人權踐踏到地上)。

四年前,我曾具狀控告特定團體設網站揚言殺害主張台灣擁有主權者,我認為這是明顯的恐嚇,他們在網站上說:待台灣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一後,要對主張台獨者其家族批鬥與剷除,以作為其今日鼓吹台獨應負之代價」,我當時具狀控告要求檢警該要求這個網站更改文字,不可以對台灣人造成恐嚇,而且這份名單洋洋灑灑,到處恐嚇要殺台灣人。但當時那位檢察官說這屬「言論自由」,網站至今沒有關掉,名單仍在天天增加,更沒有員警依《警察偵察犯罪手冊》去主動偵辦這種網路恐嚇殺人的言論。

相較於天天都有人來我的服務處檢舉員警放任竊案、搶案橫行,刁難報案,銀樓搶案、美工刀之狼案、運鈔車搶案至今未破,檢警面對升斗小民時放任宵小橫行,但,卻依「上級」指示主動偵辦向噗浪等網管索討個資,動作積極到不行,台灣的網管公司的個資一宗又一宗拱手奉送,警察不抓壞人,專查網友噗友,時常跟監拍照追蹤我們活動,顯然,從檢警對案件的差別待遇來看,台灣的人權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延伸閱讀,《鏡中媒介》系列文字:
@余晏議會提案《監視系統管理自治條例》草案付委
@媒介控制的新時代來了
@聽奧的置入行銷
@怪事!媒體為何一定要強調藍軍心情愉快輕鬆?
@國家機器的媒介控制,李漢卿發文給媒體
@新美麗島時代的媒介回來了,白色恐怖回來了
@檢調竟然為特定媒體服務
@媒體政治「超真實」,集體意志能改變病態媒體嗎
@網路小民遭殃,白色恐怖來了
@馬英九發言人任中央社副社長,如同宣布記者專業是個屁
@媒體檢警司法,來學學馬屁該怎麼拍
@新黨國資本主義的媒介,洗腦時代的開端
@市長代言所花費的公家經費,千萬元納稅人的錢
@令人憤怒的新聞標題,你忘了為什麼進新聞這一行
@拋開個人仇恨,請把第四權還給人民
@《再現的政治:解讀媒介對他者的負面架構》讀書心得
@從《受壓迫者教育學》看記者勞工意識的覺醒
@小心強勢媒體集體把你汙名化!誰敢得罪媒體大集團
@公共廁所老是髒又臭,公共媒介會比較好嗎?
@擬像的虛擬新聞,建構出超真實的我們的台灣
@主控意識與對抗意識之間,在極化社會談多文化主義
@本電視台有害身心健康!看新聞請加註警語
@只看老闆荷包那管你真相為何,台灣的市場導向新聞學
@感謝仗義直言的CNN記者,謝謝您記得島國台灣的我們
@揮別記者生涯,轉行參選希望有一天能改變台灣
@為什麼員警隔一百公尺就跟監拍照我們?



快樂三口組/20100328。

繼續讀完......

2010-03-29

網友來函:這個紅綠燈真的很有笑點!躲在招牌後面給誰看呢?




3月13日接到網友來函,提供了這張好笑的照片:哇哩!紅綠燈竟然藏在招牌後面,浪費不環保也就算了,而且根本是無聊!還有,看這個招牌已有很久時間了,究竟是先有紅綠燈還是先有招牌呢?如果是先有招牌還要硬裝個紅綠燈躲在招牌後面,那真是浪費納稅人的錢!



經過若芳美女前往會勘,一去的時候發現,市府先一步去把這個招牌拆掉!但是,我們要追究的是:究竟是先有招牌還是先有紅綠燈?哇哩,竟然大家都說不豬道!拆掉招牌就算了嗎?
以下是若芳美女的現場會勘影音。話說回來,至少若芳美女達到了網友的要求,就是把跟行人躲貓貓的紅綠燈叫出來了啦!^^


繼續讀完......

2010-03-28

為什麼登山客一定要讓圓山飯店賺這個錢?郝市府與馬政府為什麼不聽庶民聲音?


整個劍潭山都BOT給圓山飯店了嗎?為什麼政府要把好山好水送給飯店呢?劍潭山假日一天萬人登山呢,為什麼馬政府與郝市府絲毫不重視北市民的心聲呢?



繼續讀完......

2010-03-26

感人的索羅門酋長,台灣送您這麼失禮的禮物我覺得很難過,真歹勢!





快樂三口組/20100326

善於分享的酋長笑著露出了門牙的齒縫,很高興的感謝台灣,但是,部落裡難道還有其他手機跟酋長對話嗎?酋長說不會用手機時,也沒有絲毫責怪,讓人難過的是,又有人用「我會把你們當人看」的語氣去對酋長說「我一定把你教到會用手機」,更顯示出台灣的失禮!部落裡快樂的生活何必須要大哥大呢?外交人員有去了解一些友邦的需求嗎?

索羅門酋長曾辛苦帶著4400元善款跋山涉水送給台灣農耕隊的酋長,此刻望著這相片,讓人有深深愧疚,很抱歉我們國家承受了你們的真情對待,收了厚重寬大的五項厚禮,卻傲慢地自以為是的給您一支您現實生活沒用的手機,不是禮輕,而是情意輕淺非常不當,一份失禮的禮物讓全國人蒙羞,令人慚愧而難過。
繼續讀完......

媽呀這杜蘭公主?為什麼台電中油要補助張藝謀?





快樂三口組/20100325/為什麼台電中油要補助張藝謀?
繼續讀完......

大同區是二等公民嗎?我們的公園綠地是最少的,我們的停車費率是全台北最貴的!


這是2010年元月的質詢,平平是台北市民,為什麼內湖、文山等區的公園綠地遠高過大同區?為什麼大同區的停車費又遠高過其他區?





台北市議員簡余晏表示,大同區並非屬黃金地段區域,也不屬停車需求量及使用率高之區域,但當地停車場月票價格及設籍里民優惠月票價格卻都位居全北市第一。

 停管處上次被質詢時表示,因大同區屬需求量大、使用率高的區域,故月票價各較高。但從資料中顯示全台北市共12個區,大同區97年停車場平均使用率為65.1%,為全北市第8名,而98年迄今停車場平均使用率為65.8%,為全北市第7名,兩年大同區皆位居使用率較低的排名,數字說明了大同區並非停管處所說為使用率高之區域。假如大同區不是使用率高的區域,為何停車場月票價格及設籍里民優惠月票價格卻皆為台北市第一,令人質疑。

 98年停車場使用率位居第一的文山區,停車場使用率為72.3%,本區停車場月票價格平均及設籍里民優惠月票價格平均各為3447元、2609元。而位居第七名的大同區,停車場月票價格平均及設籍里民優惠月票價格平均卻各高達5680元、3976元,月票平均價格較文山區高出2233元之多,甚至月票平均價格還位居全北市第一,簡議員痛批停管處制定停車場之標準何在,如何給大同區里民合情合理的解釋。

 全北市位居第一的停車場有兩處,一處為信義區內的中坡公園地下停車場,另一處就為大同區內的建成國中地下停車場,兩個停車場的全日月票價格皆為7200元,連設籍里民優惠月票價格都還高達5040元,信義區屬地價較高之地段,寸土寸金,停車場月票價格相較高,但位於大同區之建成國中地下停車場使用率、需求量並非全北市最高,甚至不屬地價高之區域,為何停車場月票價格為全北市最高,議員痛批這樣如何讓里民甘心花錢在此區停車。
繼續讀完......

2010-03-25

余晏質詢民政局:綁樁猛請吃飯?為什麼中央補助款、環保回饋金、民政捐助金你最近都拿來請吃飯?




為什麼連孔廟計畫說明會也要席開八桌,地方需要你們好好說明,不需要你們拿納稅人的錢請吃飯啊?民政體系這幾個月共吃了492桌,再加上孔廟的八桌,總共吃了至少五百桌,郝市長支持度不高,但請不要用納稅人的錢來請吃飯了!
你現在已經變成「吃飯局長」了,光是去年12月到今年3月,短短4個月你就吃了492桌,吃掉人民納稅錢255萬元,吃掉區里建設經費、吃掉民政業務推廣捐助款、也吃掉各區垃圾焚化場及掩埋場的回饋金(77萬0515元)、連統籌款(6萬6000元)都拿來吃,更扯的是,自己的吃不夠,還要去吃觀傳局的,一桌5千元!這一切只為年底幫市長輔選綁樁!

民政局99年工作報告(p.27)寫要「配合花博辦理社會參與活動」,結果卻花「民政業務推廣捐助款」去幫花博配合活動辦餐敘,然後真正屬於民政主政業務的「孔廟再生計畫說明會」,民政局長吃飯,由觀傳局付錢!

民政局向中央開口要了12億,倒底想要做什麼?除了停車場工程,其它都拿來辦活動,根本就是煙火式預算,浪費人民的錢。

除了祭典文化,工作報告中「孔廟經營與管理」,所謂的「經營」,除了活動還是活動。「孔廟再生計畫」規畫思維,也全數著眼於大陸客,完全就只是想著把孔廟發展成觀光景點,工作報告(p.27)寫「以推展國際觀光為目的….針對深度文化觀光需求,規畫具儒家文化特色的餐飲、藝術、宗教、節慶旅遊推廣活動,來形塑儒家華人文化之都….增加北市觀光效益」,大舉開發觀光的大旗,砸大錢。

只是除了祭典、成年禮,孔廟嘉年華、書法活動,計畫每週六上午九時舉行「儒家風格禮樂舞」定時展演等活動,「孔廟」對人民而言,只是觀光景點,孔廟「主人」孔子,留給現代人民的是什麼?


運將的合作社被台北市政府層層設限,為什麼高雄可以十一年為限,台北市特別設限合作社只能三個月?原因就是,社會局、民政局、交通局不肯站在弱勢的這一邊,所以,高雄市府能為運將做的事,台北市政府卻做不到?三位局長欺侮弱勢!民政局專從戶政上找運將的合作社麻煩,交通局為了財團特別要運將自己成立的合作社萎縮,社會局什麼都做不到,這就是台北市政府!人家高雄市做得到的,台北市卻永遠做不到!


之前民政局都是以司機並非在合作社址內有居住事實為理由,駁回司機們遷戶籍入合作社址。不過,根據《戶籍法》的規定,所謂的「戶」除了要有共同生活的事實之外,「經營共同事業」的也可以算,而且可以用其主管人當一戶的戶長。
計程車合作社的架構法源是《合作社法》,《合作社法》第一條就有說:...合作社,謂依平等原則,在互助組織之基礎上,以共同經營方法謀社員經濟之利益與生活之改善...
依照合作社的精神,合作社為每一社員共同所有的,所以,在此「經營共同」是等同於「共同經營」之義。
結論:如果以合作社是由每位社員所經營的共同事業,以理事長為戶長,讓司機入戶籍進合作社址,是否就可行呢?

《戶籍法》第三條:
戶籍登記,以戶為單位。
在同一家,或同一處所同一主管人之下共同生活,或經營共同事業者為一戶,以家長或主管人為戶長;單獨生活者,得為一戶並為戶長。
一人同時不得有兩戶籍。

《合作社法》第一條:
本法所稱合作社,謂依平等原則,在互助組織之基礎上,以共同經營方法謀社員經濟之利益與生活之改善,而其社員人數及股金總額均可變動之團體。
繼續讀完......

參加WHA的尊嚴及實質




快樂三口組/20100324,參加wha的尊嚴與實質
繼續讀完......

2010-03-24

原來郝龍斌也不豬道卡馬是什麼碗糕!



繼續讀完......

超好喝的奕青農場《取冰露梅酒》,有媽媽私釀水果酒的味道!




我是在明曜地下室看到這兩只大酒桶,因為酒桶上的春聯醒目動人,心裡覺得很感動!所以,立刻跑去買了四支酸甜的梅酒。《月美》酒就是一般常喝的香香的梅酒,只是,奕青農場酒莊是南投縣水里鄉新中橫公路上,屬於高海拔農場,果園作物區平均海拔800至1200公尺,緊鄰玉山國家公園,是道地的台灣人做的梅酒!

我喜歡的是,像是兒時常喝的,那種媽媽私釀的甜水果酒《取冰露梅酒》超棒的,一不小心竟喝掉半瓶,這才發現酒精濃度11%,哇哩!另外這裡面泡了梅花的梅酒酒精濃度45%,我想會用來純欣賞,捨不得喝吧!

奕青農場是在1997年成立奕青農場轉型成農產品加工業,2002年成立奕青酒莊,投入酒類及醋類的研發,2004年投入梅精研發2006年起與農委會農試所進行產學合作。賣梅酒的大姐很驕傲地說,「奕青」是她小孫女的名字!






延伸閱讀:在地美食尚好呷系列
**六十年的《中美珍》肉品鋪,燒的煮的醃的都不是蓋的
**瑞穗金鶴茶坊,自己種的咖啡豆喔
**全世界最好吃的香腸!高雄新大港保安宮排隊去
**慈聖宮前一攤又一攤好滋味,維大利配米酒配贊啦!
**陃巷裡的長長隊伍!賣麵炎仔的紅燒肉與切仔麵
**忘不了的青春滋味,湯汁齒頰流香的萬福號潤餅捲
**原汁原味滷出古早味…雙連街魯肉飯
**圓環邊的巷子:小巷亭日本料理
**濱江市場裡的新鮮味:東芳大哥的生魚片捲
**古早味的濃純香,阿不拉大哥的豆花
**台北橋頭美珠姐家常菜,有媽媽的味道
**寧夏夜市裡,響噹噹的圓環麻油雞
**永樂市場旁,品古味養生百草茶
**透心涼的杏仁冰,永樂市場正港味
**六年級生白手起家,寫出將太壽司的故事
**美國大兵走過的故事,雙城街日夜市兩種風情
**老闆娘好手藝,宜蘭芸堂的人文與氣質
**延平北路的海鮮美味,你一定要來一盤海鮮美味旗魚米粉
**南投在地的梅子,醃出媽媽味道的《取冰露》梅酒
繼續讀完......

轉載/《隨口愛地球》試吃會



各位親愛的朋友,台灣好呷HOCHA與大安森林公園旁的米克諾司咖啡館將在4/10(六)上午10:30-12:00以及下午14:00-15:30各舉辦一場「隨口愛地球」試吃會。

「隨口」,是因為活動中每一口咖啡都經過「熱帶雨林認證」絕不來自砍伐雨林而生產、每一口果醬、起司和蜂蜜都來自直接和農民購買認同台灣土地的創意商家,每一口也都是「愛地球」。

氣候異常地震頻傳,八八水災更是重創本已柔腸寸斷的南台灣,如今彷彿任何一場豪大雨就會傳來災情和無止盡的哀傷。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置身事外,但能不能讓我們日常生活中的每一件事情都變成愛護地球的一部份?

台灣好呷HOCHA提出了「愛台灣你只要吃就好」,讓我們選擇願意和農民站在一起堅持回饋在地的商家,你吃進去的每一口不只是美味和創意更是口口了幫助台灣土地;米可諾司咖啡店則說「愛地球你只要喝咖啡就好」,喝具備熱帶雨林認證的咖啡,讓一杯飄香的咖啡蘊含著源頭保護雨林生態的價值,再以一種品嚐葡萄酒的態度去感受咖啡的絕代風華,搭配在欉紅果醬、四方鮮乳起司和奶酪以及蜂樺蜂蜜,請您在4/10(六)早上或下午,自由地任選一個場次來喝咖啡吃美食聽故事,看看究竟怎麼「隨口愛地球」!

來和我們一同吃美食、喝咖啡,我們將帶給您一個半小時精彩的產地拜訪故事和更多如何落實我們的生活中每天「隨口愛地球」的方法。

愛台灣,您只要吃就好!請註明姓名、聯絡電話、參加人數回信報名,報名費150元但可以現場咖啡+任一款現場試吃HOCHA產品組合消費喔!

時間:4/10(六)上午場10:30-12:00/下午場14:00-15:30
地點:台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一段165巷16號一樓 米克諾司咖啡館
報名費:150元。可抵現場組合消費(咖啡+另一款現場試吃HOCHA產品)
來信報名:註明姓名、聯絡電話、參加人數寄至hocha.tw@gmail.com確認
當日菜單:

熱帶雨林認證巴西咖啡
在欉紅當季草莓果醬
四方鮮乳起司拼盤/奶酪
荔枝花/咸豐草蜂蜜。
愛台灣,你只要吃就好。

台灣優質品牌產品,盡在台灣好呷HOCHA。
官方網站:www.hocha.com.tw
部落格:http://www.wretch.cc/blog/taiwanhocha
噗浪:taiwanhocha
繼續讀完......

從派翠克亨利的《不自由,毋寧死》,看貪小便宜的族群性格!



快樂三口組/20100323

從派翠克亨利的《不自由,毋寧死》,看貪小便宜的族群性格!

勝利並非只屬於強者。 它屬於主動和勇敢的人們。 何況我們別無選擇。 即使我們沒有骨氣也為時已晚。 退路已經切斷,除非甘受屈辱和奴役。 囚禁我們的枷鎖已經鑄成。 各位可以高喊:和平! 和平! 但根本不存在和平。 我們為什麼還要站在這裡袖手旁觀呢? 生命這麼可貴,和平這麼甜蜜,竟值得以鐐銬和奴役作為代價? 我不知道別人會如何行事;至於我,不自由,毋寧死!

繼續讀完......

2010-03-23

余晏議場質疑郝市長:為什麼北市府不敢把貓纜體檢報告給議會?




繼續讀完......

回答噗友9527噗浪上的疑問,市府這種說詞你滿意嗎?



有一天在噗浪上看到噗友9527在說:新生高架圓山出口前每天都圍起來假裝要施工,只留一個小通道讓車子下高架橋,前幾天還因此造成七輛車的車禍!但圍起來的地方都是空的,一點動靜都沒有,不知市政府在幹嘛?


所以若芳美女就發了這份便簽給工務單位,並要求回答。結果下方是工務單位的說法!不知道9527先生滿意嗎?我想應該不大滿意吧?下面的三張照片是市府提供的改善情況的照片,不知道實情如何呢?

還要拜託噗友經過時看一下給我回答,看來如果是裝這個東東的話,為什麼要圍那麼大起來?而且是出口哩,有必要這樣搞嗎?我看圓山站那兒也圍了很大的地起來,根本沒有在施工哩,搞氣派的嗎?

不過,至少噗友力量大,噗浪可以用來了解市政,快速回報各地的情況,這就是人民的力量。不要學郝龍斌那樣,上噗浪好像是專門來求市刑大員警嚴正用力去抓噗友的,要市刑大員警去抓一個又一個的噗友實在也是粉累的啦!不如用來破竊案、搶案、殺人案才好,例如,日月光銀樓搶案不是去年跟偶說快破案了嗎?案子哩?




繼續讀完......

2010-03-22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派翠克在235年前的今天發表了《不自由,毋寧死!》的激昂演說






is life so dear,
or peace so sweet,
as to be purchased at the price of chains or slavery?
Forbid it, Almighty God!
I know not what course others may take but as for me;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Patrick Henry
US orator, patriot, & politician in American Revolution (1736 - 1799)

派翠克·亨利的這段演講在獨立戰爭期間影響當時投票結果,佛吉尼亞革命大會終於以微弱多數通過決議,要跟英王「放棄幻想,準備戰鬥,堅決不後退!」這一席話催生獨立革命。Patrick Henry成為獨立革命領導人之一,連任五屆維吉尼亞洲長。他堅決反對美國建立中央國家政權,因此拒絕參加費城的立憲會議。

Patrick Henry(1736~1799),蘇格蘭裔美國人。 1763年,他被選入維吉尼亞議會,為殖民地權利辯護。 他是獨立戰爭時期的自由主義者,美國革命時期傑出的演說家和政治家。《獨立宣言》的主要執筆者之一,廾為獨立革命增補《人權法案》。他堅拒華盛頓之邀出任美國國務卿,又拒絕擔任最高法院的大法官等職位。 他不追求權勢和名利,他原可以在新政權裡輕鬆獲得權勢,卻因為追求理念選擇拒絕出任, 美國能有今天,是因為他們擁有如Patrick Henry的一群英雄。

《不自由,毋寧死》這篇演說時,北美殖民地正面臨歷史性抉擇,要不要拿起武器爭取獨立,或甘受奴役。 派翠克駁斥主和派種種謬誤,闡述武裝的必要。 從此《不自由,毋寧死》的口號激勵了千百萬北美人為自由獨立而戰,這篇演說也成為世界演說名篇。

不自由,毋寧死! (1775年3月23日)

議長先生:

我比任何人更欽佩剛剛在議會上發言的先生們的愛國精神和才能。 但是,對同一事物的看法往往因人而異。 因此,儘管我的觀點與他們截然不同,我還是要毫無保留地、自由地予以闡述,並且希望不要因此而被視作對先生們的不敬。 現在不是講客氣的時候。 擺在會議代表們面前的問題關係到國家的存亡。 我認為,這是關係到享受自由還是蒙受奴役的大問題,而且正由於它事關重大,我們的辯論就必須做到各抒己見。 只有這樣,我們才有可能弄清事實真相,才能不辜負上帝和祖國賦予我們的重任。 在這種時刻,如果怕冒犯別人而閉口不言,我認為就是叛國,就是對比世間所有國君更為神聖的上帝的不忠。
The University of Oklahoma Law Center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March 23, 1775

By Patrick Henry

No man thinks more highly than I do of the patriotism, as well as abilities, of the very worthy gentlemen who have just addressed the house. But different men often see the same subject in different lights; and, therefore, I hope it will not be thought disrespectful to those gentlemen if, entertaining as I do opinions of a character very opposite to theirs, I shall speak forth my sentiments freely and without reserve. This is no time for ceremony. The question before the house is one of awful moment to this country. For my own part, I consider it as nothing less than a question of freedom or slavery; and in proportion to the magnitude of the subject ought to be the freedom of the debate. It is only in this way that we can hope to arrive at the truth, and fulfill the great responsibility which we hold to God and our country. Should I keep back my opinions at such a time, through fear of giving offense, I should consider myself as guilty of treason towards my country, and of an act of disloyalty toward the Majesty of Heaven, which I revere above all earthly kings.

議長先生,對希望抱有幻覺是人的天性。 我們易於閉起眼睛不願正視痛苦的現實,並傾聽海妖惑人的歌聲,讓她把我們化作禽獸。 在為自由而進行艱苦卓絕的鬥爭中,這難道是有理智的人的作為嗎? 難道我們願意成為對獲得自由這樣休戚相關的事視而不見,充耳不聞的人嗎? 就我來說,無論在精神上有多麼痛苦,我仍然願意了解全部事實真相和最壞的事態,並為之做好充分準備。
Mr. President, it is natural to man to indulge in the illusions of hope. We are apt to shut our eyes against a painful truth, and listen to the song of that siren till she transforms us into beasts. Is this the part of wise men, engaged in a great and arduous struggle for liberty? Are we disposed to be of the numbers of those who, having eyes, see not, and, having ears, hear not, the things which so nearly concern their temporal salvation? For my part, whatever anguish of spirit it may cost, I am willing to know the whole truth, to know the worst, and to provide for it.

我只有一盞指路明燈,那就是經驗之燈。 除了過去的經驗,我沒有什麼別的方法可以判斷未來。 而依據過去的經驗,我倒希望知道,10 年來英國政府的所作所為,憑什麼足以使各位先生有理由滿懷希望,並欣然用來安慰自己和議會? 難道就是最近接受我們請願時的那種狡詐的微笑嗎? 不要相信這種微笑,先生,事實已經證明它是你們腳邊的陷階。 不要被人家的親吻出賣吧! 請你們自問,接受我們請願時的和氣親善和遍布我們海陸疆域的大規模備戰如何能夠相稱? 難道出於對我們的愛護與和解,有必要動用戰艦和軍隊嗎? 難道我們流露過決不和解的願望,以至為了贏回我們的愛,而必須訴諸武力嗎?

I have but one lamp by which my feet are guided, and that is the lamp of experience. I know of no way of judging of the future but by the past. And judging by the past, I wish to know what there has been in the conduct of the British ministry for the last ten years to justify those hopes with which gentlemen have been pleased to solace themselves and the House. Is it that insidious smile with which our petition has been lately received?

Trust it not, sir; it will prove a snare to your feet. Suffer not yourselves to be betrayed with a kiss. Ask yourselves how this gracious reception of our petition comports with those warlike preparations which cover our waters and darken our land. Are fleets and armies necessary to a work of love and reconciliation? Have we shown ourselves so unwilling to be reconciled that force must be called in to win back our love? Let us not deceive ourselves, sir. These are the implements of war and subjugation; the last arguments to which kings resort. I ask gentlemen, sir, what means this martial array, if its purpose be not to force us to submission? Can gentlement assign any other possible motive for it? Has Great Britain any enemy, in this quarter of the world, to call for all this accumulation of navies and armies?

No, sir, she has none. They are meant for us: they can be meant for no other. They are sent over to bind and rivet upon us those chains which the British ministry have been so long forging. And what have we to oppose to them? Shall we try argument? Sir, we have been trying that for the last ten years. Have we anything new to offer upon the subject? Nothing. We have held the subject up in every light of which it is capable; but it has been all in vain. Shall we resort to entreaty and humble supplication? What terms shall we find which have not been already exhausted? Let us not, I beseech you, sir, deceive ourselves. Sir, we have done everything that could be done to avert the storm which is now coming on. We have petitioned; we have remonstrated; we have supplicated; we have prostrated ourselves before the throne, and have implored its interposition to arrest the tyrannical hands of the ministry and Parliament. Our petitions have been slighted; our remonstrances have produced additional violence and insult; our supplications have been disregarded; and we have been spurned, with contempt, from the foot of the throne! In vain, after these things, may we indulge the fond hope of peace and reconciliation.

我們不要再欺騙自己了,先生。 這些都是戰爭和征服的工具,是國王采取的最後論辯手段。 我要請問先生們,這些戰爭部署如果不是為了迫使我們就範,那又意味著什麼? 哪位先生能夠指出有其他動機? 難道在世界的這一角,還有別的敵人值得大不列顛如此興師動眾,集結起龐大的海陸武裝嗎? 不,先生們,沒有任何敵人了。 一切都是針對我們的,而不是別人。 他們是派來給我們套緊那條由英國政府長期以來鑄造的鎖鏈的。 我們應該如何進行抵抗呢? 還靠辯論嗎? 先生,我們已經辯論了10 年了。 難道還有什麼新的御敵之策嗎? 沒有了。 我們已經從各方面經過了考慮,但一切都是枉然。 難道我們還要苦苦哀告,卑詞乞求嗎? 難道我們還有什麼更好的策略沒有使用過嗎? 先生,我請求你們,千萬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為了阻止這場即將來臨的風暴,一切該做的都已經做了。 我們請願過,我們抗議過,我們哀求過;我們曾拜倒在英王御座前,懇求他制止國會和內閣的殘暴行徑。 可是,我們的請願受到蔑視,我們的抗議反而招致更多的鎮壓和侮辱,我們的哀求被置之不理,我們被輕蔑地從御座邊一腳踢開了。 事到如今,我們怎麼還能沉迷於虛無縹緲的和平希望之中呢? 沒有任何希望的餘地了。 假如我們想獲得自由,並維護我們長期以來為之獻身的崇高權利,假如我們不願徹底放棄我們多年來的鬥爭,不獲全勝,決不收兵。 那麼,我們就必須戰鬥! 我再重複一遍,我們必須戰鬥! 我們只有訴諸武力,只有求助於萬軍之主的上帝。

There is no longer any room for hope. If we wish to be free--if we mean to preserve inviolate those inestimable privileges for which we have been so long contending--if we mean not basely to abandon the noble struggle in which we have been so long engaged, and which we have pledged ourselves never to abandon until the glorious object of our contest shall be obtained--we must fight! I repeat it, sir, we must fight! An appeal to arms and to the God of hosts is all that is left us! They tell us, sir, that we are weak; unable to cope with so formidable an adversary. But when shall we be stronger? Will it be the next week, or the next year? Will it be when we are totally disarmed, and when a British guard shall be stationed in every house? Shall we gather strength but irresolution and inaction? Shall we acquire the means of effectual resistance by lying supinely on our backs and hugging the delusive phantom of hope, until our enemies shall have bound us hand and foot? Sir, we are not weak if we make a proper use of those means which the God of nature hath placed in our power. The millions of people, armed in the holy cause of liberty, and in such a country as that which we possess, are invincible by any force which our enemy can send against us. Besides, sir, we shall not fight our battles alone. There is a just God who presides over the destinies of nations, and who will raise up friends to fight our battles for us. The battle, sir, is not to the strong alone; it is to the vigilant, the active, the brave. Besides, sir, we have no election. If we were base enough to desire it, it is now too late to retire from the contest. There is no retreat but in submission and slavery! Our chains are forged! Their clanking may be heard on the plains of Boston! The war is inevitable--and let it come! I repeat it, sir, let it come.

議長先生,他們說我們太弱小了,無法抵禦如此強大的敵人。 但是我們何時才能強大起來? 是下週,還是明年? 難道要等到我們被徹底解除武裝,家家戶戶都駐紮英國士兵的時候? 難道我們猶豫遲疑、無所作為就能積聚起力量嗎? 難道我們高枕而臥,抱著虛幻的希望,待到敵人捆住了我們的手腳,就能找到有效的御敵之策了嗎? 先生們,只要我們能妥善地利用自然之神賜予我們的力量,我們就不弱小。 一旦300 萬人民為了神聖的自由事業,在自己的國土上武裝起來,那麼任何敵人都無法戰勝我們。 此外,我們並非孤軍作戰,公正的上帝主宰著各國的命運,他將號召朋友們為我們而戰。


先生們,戰爭的勝利並非只屬於強者。 它將屬於那些機警、主動和勇敢的人們。 何況我們已經別無選擇。 即使我們沒有骨氣,想退出戰鬥,也為時已晚。 退路已經切斷,除非甘受屈辱和奴役。 囚禁我們的枷鎖已經鑄成。 叮鐺的鐐銬聲已經在波士頓草原上迴響。 戰爭已經無可避免——讓它來吧! 我重複一遍,先生,讓它來吧! 企圖使事態得到緩和是徒勞的。 各位先生可以高喊:和平! 和平! 但根本不存在和平。 戰鬥實際上已經打響。 從北方刮來的風暴將把武器的銼鏘迴響傳到我們耳中。 我們的弟兄已經奔赴戰場! 我們為什麼還要站在這裡袖手旁觀呢? 先生們想要做什麼? 他們會得到什麼? 難道生命就這麼可貴,和平就這麼甜蜜,竟值得以鐐銬和奴役作為代價? 全能的上帝啊,制止他們這樣做吧! 我不知道別人會如何行事;至於我,不自由,毋寧死!

It is in vain, sir, to extentuate the matter. Gentlemen may cry, Peace, Peace--but there is no peace. The war is actually begun! The next gale that sweeps from the north will bring to our ears the clash of resounding arms! Our brethren are already in the field! Why stand we here idle? What is it that gentlemen wish? What would they have? Is life so dear, or peace so sweet, as to be purchased at the price of chains and slavery? Forbid it, Almighty God! I know not what course others may take; but as for me,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繼續讀完......

言論自由也分立場嗎?旋轉門也分大小官嗎?




快樂三口組/20100322

言論自由也分立場嗎?旋轉門也分大小官嗎?

馬英九是怎麼了,石門水庫是那一年去的會差個六年嗎?棒球不是紅葉啊?出訪不是跳島!

蘇起可以自由去與中國來來去去,那麼為什麼基層警官公務人員個個都要層層申報?
繼續讀完......

2010-03-21

看一下這些影片,就會發現台灣是兩套標準的社會!




我們反對任何暴力,我們更厭惡執法單位與媒體對於藍、綠的兩套標準對待。公平、自由、民主是放諸四海皆準的標準,獨獨台灣不在乎,依立場而有不同執法標準。如果社會失去了公義的標準,那麼,當然也失去了對政府的信任!

而且這些問題多數是出在執法機關,也就是中層員警的身上,這些執法的員警及情治人員嚴以待嗆馬者,動輒逮捕罵馬、批陳雲林者,卻寬以待嗆扁者,媒體奉查理等人為上賓,卻以迥異態度對待另一方,這正是導致這個社會失去公義的導火線。





@連戰:台灣的總統有甚麼了不起阿!人人得以誅之!
◎ 宣傳車上的標語寫著:請軍警同仁揭竿起義!
◎ 泛藍軍官攻擊台中地檢!
◎ 中國國民黨國民黨立委:是靠搞武昌起義起家的!
◎ 邱毅公然號召說:它們就是要革命! 絕不遜於抗日戰爭!
◎ 中國國民黨國民黨立委:不惜以犧牲生命的方式!
◎ 還有更多煽動說民進黨政府不必在乎的,沒有一人被抓或被移送!






繼續讀完......

2010-03-20

《被設計淹沒的世界》:簡單而強調初衷的產品竟然暢銷?所以事物該回到本質是嗎?




本書雖然不錯看,但覺得在圖書館或書店翻完就夠了!作者迪耶.薩德奇(Deyan Sudjic)是南斯拉夫裔,出生於倫敦畢業於愛丁堡大學建築系,2006年起任倫敦設計博物館(London Design Museum)館長。著作有100-Miles City、Architecture and Democracy、Architecture Park、John Pawson Works、The Endless City、《建築!建築!誰是世界上最有權力的人?》(The Edifice Complex)(中譯本為漫遊者文化出版)等。譯者莊靖,台大外文系畢,印地安那大學英美文學碩士,譯有《奧黛麗‧赫本:一個優雅的靈魂》、《看藝術學思考》、《愛上萊特》 等書。

書中提出了一些問題:為什麼愈簡單的設計反而顯得愈奢侈?為什麼蘋果電腦像是為個人量身訂做的?史塔克最精采的設計作品不是外星人榨汁機嗎?不標榜設計師的無印良品為什麼讓深澤直人成功?設計史上的經典個案如:尼康相機、Lucky Strike菸盒、雪鐵龍汽車、轉盤式電話等,為什麼跨越歷史讓人愛不釋手?






第二章:設計X原型
在原型的加構之下,我們可以在設計中添入深層的心理和情感。即使我們擁有的物品不能長久使用,要不斷更新,但能讓我們想到原型的設計,其中有股持續性總能讓人安心 。

頁77:物體不會憑空存在,它們是複雜的人與物之互動舞步的一部份,老式的映像管電視營光幕裝在木箱裡,被當成家具,為1960年代家庭的客廳創造出社交動力 ,和家裡地板擺放手提電視機時的影象截然不同。後者那種隨意的姿態 ,推翻了消費主義第一個世代視電視機為全家之神的想法。

頁112:英國設計師賈斯柏。 莫瑞 森和來自東京的深澤直人,就是以這樣的策略作為設計的根本,他們並不直接模仿特定的物品,而是回歸原型 加以改良,如深澤直人就重新設計了計算機,這種產品原本已經成了累贅,因為電腦與手機、手錶都有計算機功能。但是,深澤直人重新組合,再度創造出依舊有用的工具,他沒有放棄它的功能,而是回歸最理想的形式,重新設計細節,換起它的價值感。

深澤直人、莫瑞森、詹姆斯 、厄文與山姆、賀克特全部和日本零售品牌「無印良品」合作,以無品牌為品牌,以感動他們的視覺語言開始,設計可以運用那種語言的物品,接著送去生產。

頁139:有些人讓物品的組合產生真正的共鳴 。佛洛伊德 書桌上堆滿畢生熱愛古典雕塑,當納粹掌握維也納時,他避禍英國,把原有收藏品帶走,並且為桌面原樣拍照,這些影像讓我們洞悉他的心靈 ,以凌亂的痕跡比喻自己對受損人格的探索 。

頁236:繼彎木之後,設計師找出了鋼管,鋼管成了機器時代的象徵,三位現代運動大師都在1920年相繼推出自己版本的懸臂椅,鋼管帶來的影響如同電之於燈照,例如馬瑟布魯爾設計的韐斯利椅,名字取自康丁斯基,讓日常家用品的現代化代表。


文化創意延伸閱讀
**一對純白瓦西里椅,布魯爾23歲的意氣風發
**文創新族群:從白色的巴塞隆納椅談起
**我的機器人情節:記憶體與腦容量之間
**吳念真和張大魯的簽名及布娃娃
**姬瑪赫捷運藝術品能到台北街頭嗎?
**來搶救兒時記憶:我們的兒童樂園
**迪化街的小孩來看看永樂市場拉皮案
**情趣內衣蔡家打造的legavenue王國
**反共抗餓!德拉克羅瓦作品的心情
**台灣派部落客杯,小魔女失去魔法的心情
**觀光客的凝視:世界就像一個百貨公司
**大龍峒文化是什麼?什麼是我們的文化?

讀書筆記延伸閱讀:
**李敏勇的《顫慄心風景》詩集:用詩與心拯救我們的國度
**《傅正》:立根破岩,千磨萬擊還艱韌
**從手指辨字,看直覺能訓練嗎?
**《觀光客的凝視》:符號的建構與虛實
**偉大城誕生與衰亡》--美國都市街道生活的啟發
**《新政府運動》:政府部門在意的當然是利益團體
**彭明敏、阮銘、李筱峰的三本書中,我所看到的台灣
**彭明敏的《逃亡》:忘不了獄中那二到三公分的小草
**《台灣大劫難》:控制金主再控制黨
**《台灣大劫難》:統戰部每年派五十萬人來台宣傳經濟
**《為什麼不殺光》:二二八這天看政治屠殺與族裔滅絕
**《發明未來的企業》:超越利害精算擁抱自己的價值
**《鳥為什麼鳴叫》:從莫札特那隻鳥談起
**《領導學散步》:大石頭理論
**《未來在等待的人才》:高感性與高體會的人
**《反叛的凝視》:部落客與社會對話
**《科學人雜誌》:沒有頭的小強只是比較笨,不會死
**大話新聞談的書《被出賣的台灣》:匯成大覺醒的洪流
**《被出賣的台灣》作者葛超智的廿箱遺物
**《被出賣的台灣》作者葛超智的一幅畫
**《被出賣的台灣》作者葛超智珍藏的照片與"金紙"
**《被出賣的台灣》掀出我們所不知道的1940年代
**《問題媒體》:政府部門失去解決問題的能力了
**《回憶,見證白色恐怖》:滿池福馬林撈出胸膛開花政治犯
**《受壓迫者教育學》:看記者勞工的覺醒
繼續讀完......

2010-03-19

319事件六年了!馬與王清峰整整調查兩年多,該還給歷史公道了!


快樂三口組/20100319請說出三一九槍擊案的真相吧!

當時的藍營領袖及名嘴們,為了連宋配的選情而操弄真相,現在,馬與真釣會的王清峰執政兩年,調查到俱細彌遺,而且全面清算當年的檢警專案小組成員,現在,王清峰也不敢再說她當年質疑319的言論。事情總該有人出來面對,請王清峰說出真相來吧!



馬的沒有政績,專門搞出殺馬小姐、美工刀大學生的假訊息,這些跟四年前的假新聞有人要把馬英九毀容如出一輒!但是,難道台灣要繼續這樣談到藍的就高尚沒錯,談到綠的就造假,再這樣區分階級下去?

當年陳幸妤被媒體猛追,媒體訕笑她躲媒體就是沒教養,做為扁孫就應該全盤透明。現在,同樣的馬小姐迴避麥克風的動作,記者卻說是馬家教養好有家教馬小姐很低調!這是什麼樣的雙重標準呢?

同樣的,被員警搜出身上有美工刀的大學生被嚴厲對待,統媒用言語來故意欺侮大學生,但是,黑衣人打了這麼多台灣人,蘇安生打扁踢許卻被馬英九邀為國慶貴賓。昨天胡志安還堂而皇之再進政大,反正只要是藍的就沒問題,黑衣人只要是打綠軍就不會被追究,台灣還要這樣雙重標準到那一天?
繼續讀完......

喔你不要走!馬英九兩次堵住楊志良的嘴!對照台南女中孩子們反抗權威的勇氣!


快樂三口組/20100318 喔,你不要走!馬英九兩次堵住楊志良的嘴!對照台南女中孩子們反抗權威的勇氣!

馬英九總統會中連續兩度堵住楊志良的嘴,強調不准楊志良離開(奇怪,用什麼東東來堵?),還要在場的王金平、吳敦義等高層長官們一起拍手通過慰留楊志良,甚至起鬨要大家一起為適逢生日的王金平唱生日快樂歌,就是不讓楊志良開口談去留。




蝦米,到了21世紀,喊著軍人退出校園數十年了,軍人卻還在校園裡管這管那?什麼時代了還有人管拉鏈拉到制服的第二顆扣子?還有人管頭髮、短褲、遲到幾分鐘?我們社會很需要藏在制服裡面的熱情愛心與社會關懷,也需要頭髮下方更好的思考決策與改變不合理事務的能力,但,我們的孩子為什麼要在乎拉鏈到第幾顆扣子?為什麼學生要穿一樣的衣服?而為什麼還有軍人進入高中校園去管來管去?

台南女中的孩子們努力出來反抗不合理的要求讓人激賞,但,引發南女爭議的陳步青教官沒認錯沒道歉!校方說要到學期結束才做決策。教育部最新統計,全國高中職教官2694人,大學教官一千餘人,他們的薪水待遇比照在前線捍衛輪調的軍人,比一般教職人員高出許多。但,這些受軍人訓練的軍人卻在校園占涼缺,不必打仗輪調輪值卻輕鬆領前線薪水,退休後福利比照軍人,不必出操不必犧牲生命保家衛國,只在校園裡欺侮高中小女生管這管那,用盡心思為了讓孩子們的外形統一,實在是浪費人力,而且不當管教。

像這樣標準軍人思考的軍人應該送回軍隊去,或許他會是好軍人,但絕不是適任的教育工作者,更不該出現在應重視思考能力 的校園,我們不能讓孩子誤以為校園就是要口號制服齊一,南女事件不只突顯出孩子們逐漸學會對抗不合理的權威,而且更突顯出繼續讓軍人留在校園的荒謬!


軍訓教官 維基百科
軍訓教官,是指軍事訓練之學校教育軍官。在臺灣是指普設於高級中學或大專院校以上的具軍階之現役軍官。軍訓教官主管單位為中華民國教育部軍訓處,因此教官未享有由國防部發放的軍人薪給,而是由學校(公立學校教官)或教育部(私立學校教官)編列預算。2006年,服役於大專院校的上校軍訓教官,其平均月薪約在3000美金至3500美金左右。[1]


軍訓教官在學校任務為,平時(日、夜)維護校園安全、校園秩序、校外活動安全,災害時指揮學生、老師避難與救助,戰時編組學生民防團能力(民防法,高中(職)、大專院校之在校學生,應參加各該學校防護團編組支援服勤,各校並有軍械室編制,配有M1步槍(儀隊表演槍)以及教育用T65K2步槍。)、防空避難指揮。

目前在臺灣,軍訓教官均配置於480所中等學校與171所大專院校,學生與教官的人數配置原則約為240比1[2],2006年11月統計資料顯示,大專院校軍訓教官共約有1400名。

在校園方面,雖然解嚴已久、民主落實,但部分學校還有看到以前戒嚴時期學校的軍事表演,例如:
軍訓檢閱:在大慶典的校慶中、模仿軍隊檢閱方式,檢閱官為校長、主任教官等重要人士。
軍歌比賽:學習軍人的雄壯氣魄、展現班級團結一致的精神。
軍樂隊:學校出資訓練,在重要典禮、週會的配樂,吹奏國歌、國旗歌、供迎國旗、頒獎樂……(現在很多改型為管樂隊)。
儀隊:比照國軍三軍儀隊的模式、放入學校當中,展現學生精神、整齊的態度。
服儀糾察隊:比照國軍之憲兵權力進行服裝儀容糾舉,展現學生整齊劃一的服儀。
繼續讀完......

2010-03-17

沒有郝消息,竟然買消息!余晏痛批郝團隊踐踏新聞自由,買七到七點半黃金時段新聞頻道,並以收視率論件大開人權倒車







台北市議員簡余晏、李慶鋒、陳建銘18日上午痛批北市府「沒有郝消息,只好買消息」,公布一項月底決標的台北市政府置入行銷新聞台的新標案,台北市政府竟花費2500萬元到3750萬元的納稅人經費指定要買「新聞頻道」晚上七到七點半的新聞時段,記者出身的簡余晏說,郝市長這項標案是點名要拿黃金時段重要新聞,而且標案強調有「事先審核的權利」大開新聞倒車。此外,市府更用新聞的收視率點數來論件,要求首播及兩次重播必須達到收視率1.5以上,這樣的規定讓各電視台敢怒不敢言,更將政府花納稅人錢買新聞的手段到達最新鏡界,是用公帑來羞辱新聞專業,踐踏屈辱新聞頻道。
李慶鋒指出,這項新聞購買的「預期效益目標」是以大台北地區20到39歲民眾為首要溝通對象,還要從優考量20到39歲民眾收視前五名的新聞頻道,為什麼呢?根據郝市長在2008年一項民調顯示,郝市長在20歲到29歲的,不滿意度高48%,30到39歲的不滿意度達44%。2009年9月聽奧後民調更顯示,20到29歲對郝市長不滿意度達53%,30到39歲對郝不滿意度達43%,他質疑郝市長為了選情而急於修補門面,扭轉支持度,有假公濟私之嫌。這是拿納稅人的錢來拉抬郝龍斌個人支持度,預期目標更針對郝龍斌最弱的青年族群要求以20到39歲的民眾為首要目標。
陳建銘表示,觀光傳播局這項2500萬元的「電視公共服務資訊單元製播案服務建議書甄選須知」裡還強調,市府保留後續擴充權利,預計在12月20日選前完成,而且還加註市府有權利「擴充增購達原契約總價的50%」,也就是整體新聞購買總數字可以高達3750萬元。而且市府在標案建議書裡面要求的新聞內容不只是花博,並且點名要求「宣傳本市參與上海世博的成就與驕傲」,「請民眾繼續支持垃圾減量、無線寬頻等領先世界的重大施政」、「整合本府重大施政如台北好好看、水岸風華等重點主題,推介各項建設成果」。





簡余晏表示,以前民進黨政府時代的置入行銷被立法院批評的狗血淋頭,這是因為新聞界有新聞專業,像這樣用納稅人的錢買新聞已經很不當了,竟然再要求新聞頻道新聞台把每條新聞的收視率點數找出來,要求把郝市府的新聞做到到達AC尼爾森收視率點數的1.5,幾乎是要求到各新聞時段的黃金收視率了,更過份的是要求台北市政府可以「事先審核」新聞內容。

此外,簡余晏辦公室公布已搜集到的台北市政府置入行銷購買廣告及新聞的金額,包括買跑馬燈、買新聞、附贈專訪等,琳瑯滿目的各種經費,已知的已達2億多元,這裡面還不包括用各種名目藏在預算裡的部份。
簡余晏強調,以前的政府被批判是「煙火式政府」,只會辦活動,現在的政府是「買新聞政府」,每天花費心思來買新聞、放消息、想口號、設計廣告、買廣告就好了嗎?那麼不如讓各媒體公關來當總統或市長還做得更好。簡余晏並向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 喊話,「衛星廣播電視法」修正案應該要規範讓「新聞」不能置入性行銷,否則像郝市長這樣,連新聞的收視率點數都要拿納稅人的錢來買,這是汙名化媒體工作者的專業,更強化有權勢者對媒體操控的力量,應該還給新聞乾淨空間。新聞原本即站在權力者的對立面,必須用來監督執政者,政府可以買廣告,但是怎麼能雖然該項修法明確規定政府不可以置入性行銷,但又規定黨政以後可以直、間接持股,等於是關前門、開後門的做法,是民主倒退的象徵。

簡余晏強調,新聞就是新聞,不應該受任何商業或政治意圖的力量所干擾,否則新聞的基石將有面臨崩潰之虞,而新聞的威信也將蕩然無存。假專題報之名而行廣告之實的新聞出現,不僅影響到消費者的權益,對於媒體工作者而言,也面臨深度報導遭受汙名而無以為繼的情況。若台灣因此缺少具有理想性及深度的調查報導,對於現今每下愈況的新聞品質,將會雪上加霜。



繼續讀完......

快樂三口組/20100316什麼是台灣人在乎的價值呢!英年早發還是英年早逝、英年早洩?




台灣社會真是這種誇張浮華不實的社會嗎?自誇英年早發,一句百萬廣告詞就能讓年輕男女看了立刻生小孩,這豈不是比春藥還有效?

不合作運動 satyagraha為印度民族獨立的印度之父 甘地說:「我的人生正是我的留言」,沒有吹牛及驕誇。

牛頓被大多數人所承認其為歷史上最偉大的數學家, 但是牛頓對自己成就十分謙虛, 晚年時 他寫著:「"If I have seen father than Descartes, it is because I have stood on the shoulders of giants."」自謙他只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牛頓遺言還說:「我就像小孩在海邊撿拾美麗的小石子與貝殼,而真理卻像大海一般不見邊際。」牛頓發現了那麼多的理論,但他自謙於他只是撿拾到美麗的貝殼。

相較之下,台灣呢?吳敦義推稱《院長小傳》是看報才知道,但事實上,這篇文章卻是院長室親自送交新聞局刊登的,而裡面的內容更多是吳敦義私事,如果不是自己人寫的,外人能了解得這麼清楚嗎?

大家都知道,幕僚就是老闆的延伸,什麼樣的幕僚會寫出這樣「英年早發、扶老攜幼、國民黨官員翹楚、文筆洗鍊、全國最年輕的縣市首長、熟讀歷史…」,這就是官大學問大、官大馬屁大、官大幕僚拍很大!

再看看美國第三任總統托馬斯.傑弗遜,他在1826年7月4日在《獨立宣言》50週年紀念日83歲辭世。他為自己寫的墓誌銘上說:「這裡埋葬的是托馬斯.傑佛遜,《獨立宣言》的起草人,《弗吉尼亞宗教自由法案》的製作人,弗吉尼亞大學的創建人。」沒有提到什麼英年早發、扶老攜幼之類的,連當過美國總統也不值一提,這顯示他所重視的事是什麼。

吳敦義小傳只是儒林外史一幕,其中顯示的是台灣人的價值觀,什麼才是我們所在乎的基本價值呢?名牌?名車?豪宅?英年早發?

繼續讀完......

2010-03-16

快樂三口組/20100315讓利?請給我實際數字!兄弟之邦?你們最會煮荳燃萁!



繼續讀完......

2010-03-15

蝦米?郝市府說跟業者終止契約了…只是廣告繼續給他們賣,電費由納稅人買單?








台北市議員簡余晏、李慶鋒15日上午指出,郝市府上會期向議會聲稱已與「公車站牌的街道傢俱業者」終止契約,改由市府接管。但,公車站牌沿線的廣告架這半年來竟繼續由同樣業者賣出刊登獲利,廣告箱的電費兩個月就要68萬4996元則由納稅人出錢,廣告箱上大喇喇寫著廣告刊登專線電話竟是原業者。議員質疑郝市府沒有依照程序,與業者終止契約應先要求全部廣告下架、拆掉刊登廣告電話、並將廣告燈箱斷電,導致近半年來業者持續獲利,市府持續收不到錢,納稅人當冤大頭還要出這半年近兩百萬元電費,議員現場向政風處提出檢舉要求調查。

李慶鋒指出,郝市長宣布與街道傢俱業者解約後,把一件事的事權拆得很細,公車候車亭與站台設施由交通局公共運輸處負責,廣告刊登由觀光傳播局負責,垃圾桶歸環保局管,座椅變新工處的,文化海報筒是文化局的,腳踏車架交停管處,觀光導覽地圖牌是觀光傳播局,設施接電又交給新工處,其中牽涉到六個單位,結果如同瞎子摸象一樣混亂,例如文化局主管的公益文化廣告這半年來全部停刊,反而是業者持續對外賣廣告,而招商的電話也還是原業者電話。

觀光局副局長邱蓬新表示,市府上周五與民間另一家業者「合和公司」簽訂新約,約定這些公家的廣告架就由這家業者負責招商,有招到就要給市府抽成,合和公司若收入兩百萬元必須給市府50萬元。但,簡余晏與李慶鋒議員現場向政風處檢舉,根據原業者柏泓公司給民代的陳情信函也坦承「合和公司」也就是柏泓的合作協力廠。議員痛批郝市長說謊,假裝要幫馬前市長解決爛攤子而宣布解約,卻再私下與柏泓的公司換名字續約,涉嫌圖利應該送法辦調查,議員並現場把資料送交給政風處。

簡余晏表示,市府公文說,已向法院提訟要追1360萬1359元而追不到,但是,郝市府卻放任沿線大大小小每個廣告看板繼續登載。每天一到傍晚這些廣告架的燈箱就亮起,廣告效果很棒,為什麼市府不開放全部的公益團體來刊登廣告?為什麼市府不去掛花博廣告?甚至原本有刊登的文化海報從市府接管後就暫停公益廣告張掛(見文化局公文),簡余晏說,街道傢俱也是馬前市長留給現任郝市長的爛攤子,跟貓纜、文湖線、公車道、圓環等等一樣,但是,爛攤子收拾四年竟還是百廢待舉?去年十月終止契約至今竟還沒有公開招標?放任民間業者自貼廣告?議員呼籲市府不如開放給全部的公益團體來張貼。




議員表示,《台北市市有財產管理自治條例》第21條規定:管理機關對於公用財產不得為任何處分、設定負擔或擅為收益。《台北市市有公用房地提供使用辦法》第3條第1項第1款規定:公用房地提供使用,應以公開招標方式辦理。此外,根據《台北市街道傢俱設計設置營運及管理契約》規定,業者不可以把上刊廣告的權利私下轉讓。議員質疑郝市府放任廣告架上貼滿原業者電話,是應作為而不作為涉嫌瀆職,要求調查。

議員現場播放敦化南北路公車站牌沿線的廣告情況,各式廣告這半年來依舊上架,電費由人民買單,上面刊滿原來業者的廣告托播電話,議員質疑:「這就叫做終止契約嗎?」,為什麼文化局反而要終止公益文化廣告刊登呢?為什麼花博與公益廣告不上刊呢?





繼續讀完......

2010-03-14

為什麼台灣的便衣要沿途派出大批的人偷拍圖博人呢?他們在為那個國家服務呢?











一場合法申請的集會遊行竟有大批便衣來搜證,警察是太閒了嗎?而且沒穿刑警背心就來搜證,這是違法的!這些員警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派來抓圖博人的嗎?

合法申請的集會遊行憑什麼派員警每隔一百公尺就搜證一次?他們太閒了嗎?遊行的人是暴民嗎?這些拍攝圖博朋友的影音放到那裡?送給誰了?再說一次:合法的活動憑什麼每隔百公尺就派人搜證?

好,員警及國安情治人員想偷拍上街的圖博人,那麼,請依法穿起刑警背心來,偷偷摸摸是作賊心虛嗎?

員警都這麼有空天天來拍攝遊行的美女,那麼,為什麼銀樓搶案、殺人命案、各種之狼案至今未破,難道現在的員警都專找善良人民麻煩,不抓壞人的? video
繼續讀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