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06-08-31

我愛凱薩,但我更愛羅馬──莎士比亞(轉載)
分類:其他


施主席,別鬧了!我愛凱薩,但我更愛羅馬──莎士比亞

以下部分轉載魚夫的部落格:魚腸劍譜
http://www.wretch.cc/blog/yufulin&article_id=4144574

朋友從台灣特地打電話給在美加大旅行的我說:前一陣子媒體炒作「泰安休息站」,這回就有人忍不住開起了「明德收費站」,過路費一百元,台灣民主政治,就是這樣飇走在高速公路上,隨時有翻車的可能。

八月,我來到了晴空萬里的加拿大多倫多,要不是天氣好,我這一路來,還真是什麼好康的都被我撞著了。

 恐怖份子(這是英美媒體霸權給反霸權者的封號)潛入倫敦,準備攻擊往來英美的飛機,是日,我恰好要從西雅圖飛往多倫多,一路上的安檢折騰,自不在話下,在機上,思考著為什麼要使用如此激烈的神風特攻隊式的攻擊方式,還要往來英美之間的無辜旅客陪葬?

 霸權對弱勢者的打擊從沒手軟過,這就是國際情勢的現實,弱勢者的反擊,最後也只能選擇中國《詩經》上所說的:「時日曷喪,吾與汝偕亡!」,保證相互毀滅的手段,這種手段,在西方叫做dirty bomb。
 
 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先生就在恐怖份子發動攻擊的前夕,在霸權統媒的《中國時報》頭版為文要求陳水扁下台。承受苦難易,抗拒誘惑難,在這個當兒,當連一個被二一退學的學生,都能搏得媒體聚焦,許多人其實很難擋得媒體的誘惑,那種浮士德般交易的刺激。

……全文請見魚腸劍譜網站…

繼續讀完......

2006-08-30

走訪圓環古早味萬福號,移師重慶北路再出發
分類:在地美食




  看著師傅把獨門醬汁抹在潤餅皮上,再舖上厚厚一層由高麗菜、紅蘿蔔、豆干、柴魚熬煮的內餡,接著灑上特製魚鬆、客家菜脯、蒜頭酥、日本進口天然海苔粉、豆芽菜、原味無糖的花生粉,一份紮實飽滿的潤餅捲出現面前。一口咬下,滿滿的湯汁在齒頰間流溢,這是融合八○年歷史經驗與傳統手藝的古早味,更是老台北人青春歲月裡,最懷念的那一味。

  從第一代的高新文、第二代的高萬福、第三代的高世穀,到現在接棒經營的高海峰,家傳八○年的萬福號潤餅,自建成圓環結束後,搬到重慶北路二段29號繼續營業。

  除了招牌的潤餅、肉粽、燒邁、刈包外,又增賣義大利麵、黑楜椒豬排等餐點。新店面有三十多坪,比圓環攤位大了許多,店內有吧台設計,提供老闆與客人親近聊天的機會,這是新一代經營者不肯放棄的、老圓環路邊攤文化中,最具人情趣味的一面。

  重新出發,萬福號沒有商業廣告的助力,只是憑著老主顧口耳相傳,客源逐漸回籠。雖然擴大營業,有租金、人力成本的開銷,再加上高海峰對高品質食材的堅持,潤餅捲、刈包、燒賣依舊維持35元價格,就曾經有老主顧直問:「你訂這樣的價格,不是為了要賺錢吧?」他笑著說:「可以維持生活就好,如果真想賺大錢,我怎麼會選擇做潤餅捲?」

  對高海峰而言,萬福號是家傳四代的寶,傳統產業一定要嚴守,只是他也坦言,這一行,真的很辛苦。對於已經歇業的建成圓環,高海峰更有濃濃不捨的情感,他說,自己真的是堅守到圓環最後一刻,是真的看到它不行了,才選擇離開再出發。

  高家堅守古早味,讓老台北人有了可以追尋青春記憶的去處。採訪這一天,八○多歲的陳老伯獨自走進萬福號,他說,今天剛好路過重慶北路,看到熟悉的招牌才知道萬福號搬到這兒來了。陳老伯點了招牌潤餅捲,靜靜地吃完,然後,帶著滿足的表情離去。

  自稱是四年級生的郭小姐,在萬福號重新開張的一個多月內,就來了十幾次,或是帶著朋友來,或是攜著孩子一起分享。她說,「不能讓年輕的一代,無法記憶台灣。」因此,她要用力宣傳,希望孩子們都知道這一款道地美味。

  她說,圓環是青春年少最美味的回憶,當時,她就讀市女中,每到周末放假,她總會拉著同學一起到圓環,一群人擠在舊舊的路邊攤、揮汗品嚐,在那個物質並不豐裕的時代,這是最滿足的享受。

  對於建成圓環改建失敗,郭小姐既心疼又無奈,她說,建成圓環改得既不像百貨公司,又沒有古早的味道,實在不了解這些決策者到底在想什麼?!聽聞建成圓環很有可能再被改建成世界美食中心,郭小姐直說:「要吃世界美食,我會到101大樓,幹嘛來圓環?真是不倫不類的構想。」

  隨郭小姐一同前來的黃先生說,台北市政府很多古蹟重建就是要把1896年到1945年這段歷史抹煞,把台灣本土的精神扭曲。他不反對歷史革新,但決策者應該要透過現代科技,把歷史保存且發揚,而不是一個勁兒地把過去記憶通通斬斷。

萬福號嚐鮮資訊:
地址:台北市重慶北路二段29號
電話:02-25561244
營業時間:早上10點~晚上9點

交通位置:
1.中山捷運站往南京西路圓環方向步行約8分鐘。
2.公車:52、23、250、255、288、 302、304、306、601。

老闆推薦:
1.刈包皮的麵粉不添加漂白物,口感超Q
2.招牌潤餅捲
3.燒邁內餡精選上等黑毛豬、紅蘿蔔、荸薺及數十種獨家配料,搭配本店獨門醬汁,口味特殊
4.肉粽遵循古早北部口味及做法,精選優質長糯米,經調味翻炒,內餡精選上等黑毛豬肉再加以精燉、鹹蛋黃、蝦米、栗子、香菇,再經過高溫蒸熟的功夫,使米粒及內餡熟透,口感較Q
繼續讀完......

2006-08-29

魚夫接受簡余晏的專訪(8/28)
分類:電視評論


時間:2006/8/28 晚間20:00
播出頻道:台灣藝術台(77台)每週一至週四晚間八點至九點
主題:施明德第一任國會主任魚夫談施明德(訪談影片在下方)
甫從美國大旅行一個月返台的魚夫,在主持人簡余晏的力邀下,終於願意接受電視專訪,魚夫將就以下主題精闢分析施明德:

一.施明德在從牢裡出來後,挾其美麗島戰神之名,當初國人是如何賦予重望?而施明德又如何沈淪,竟至於立委落選,成為點唱機的廣告名模?
二.施明德的情愛觀,如何導致於歷任愛人同志紛紛求去?又如何對他的政治生涯產生重大的影響?
三.施明德與魚夫的愛恨情仇,魚夫如何願意擔任他的第一任國會主任?最終又為了什麼因素求去?兩人之間為何漸行漸遠?
四.施明德還有行動力嗎?反扁運動會成功嗎?這對台灣民主政治將會產生什麼樣的重大影響?

訪談內容如下:
第一節第二節第三節第四節第五節

魚夫的部落格:魚腸劍譜
http://www.wretch.cc/blog/yufulin
繼續讀完......

2006-08-27

二二八公園的五分鐘
分類:其他


一百元、五百元、千元大鈔…一張又一張鈔票從人群中接力傳到台前,26日下午,我站在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的台上,放眼望去,一隻又一隻拿著鈔票的手高高舉起爭著喊「還有這裡!」、「我也要捐!」、「余晏,這裡還有…」那一幕久久難以忘懷。

在汪笨湖發起的「勇敢和平、手護台灣」活動現場,台灣阿嬤田孟淑女士包紅包給金恆煒壓驚,金總編收下紅包袋卻捐出三千元要給施明德前妻陳麗珠女士,金總編說:「我們來代替施明德照顧陳麗珠吧。」一時之間,擠滿二二八公園的群眾突然騷動起來,有人拿出幾張千元大鈔塞到台上,有人從好遠的後面一路接力把錢傳到台上,一剎那之間,站在台前的陳麗珠的手與我的手拿滿了現鈔,有點尷尬。陳麗珠在我耳邊直說:「真歹勢,真歹勢,一輩子雖窮但沒有拿人家的錢。」

但,群眾熱情讓鈔票愈傳愈多,此時,政論家林保華的太太遞來一個舊牛皮紙袋讓我們放錢,短短五分鐘,牛皮紙袋塞滿現金與愛心,紙袋現場交給陳麗珠帶走。直到活動結束、直到今天,還不斷有人來電詢問如何捐錢給陳麗珠。清點之後,五分鐘群眾捐款達6萬5700元現金,麗珠姐還直嚷:「真歹勢!」但現實生活中,她因繳不出4087元電費將被斷電,星期一要趕快用這筆錢繳電費。此外,署立台北醫院副院長郭長豐則主動致電,表示願召集台北醫院醫生為麗珠姐圓夢,讓她有假牙細嚼慢嚥。

很多大時代的感人故事總在五分鐘內發生,猶記得1980年代,黨外推出美麗島受刑人妻子代夫出征,有群眾一路追著路過的宣傳車把紙鈔扔到車上,噙淚大喊:「不通悲傷!妳先生沒罪啦!」,猶記得方素敏參選增額立委演講台上,突然有群眾丟錢上台,一紮大鈔、一千、五百,還有人擠不到前面而用石頭包著鈔票丟到台前。此刻,二二八公園這一幕彷彿歷史重演,時空相隔廿餘載,但台灣人熱情依舊。

當部份派系或政治人物為形象各自算計,當施明德主導的「倒扁運動」花大錢刊登電視廣告時,二二八公園這五分鐘,群眾用他們的熱情擁抱混亂的時代。
繼續讀完......

2006-08-25

雙連市場成毒蟲遊民黑暗天堂
分類:市政議題、新聞稿


市場殺手馬英九「戰績」再添一樁 貧民窟臭名遠播海峽對岸


雙連市場開業超過28年,位於民生西路精華地段,內部硬體相當破舊,來客率相當低。

【台北訊】台北市中山大同區市議員參選人簡余晏25日指出,營業超過28年的雙連市場曾經繁華一時,但是在台北市長馬英九8年執政下,卻成為破落的貧民窟,目前除了一樓及地下室有攤商營業,二、三樓已經成為遊民及毒販藏身流連之地,近幾個月陸續有兩位遊民被發現陳屍其間,雙連市場攤商,以及鄰近的蓬萊國小與靜修女中學生的安危備受威脅。

  走進民生西路上的雙連市場,原本該是人聲鼎沸的時刻,此時卻只見三三二二的攤商營業,果菜攤上脆綠鮮豔的蔬果,擺在破舊腐臭的攤位上,彷佛也失去了吸引力。讓人驚訝的是,在這麼陳舊的傳統市場中,竟突兀地設置一座電扶梯,當然,這座電扶梯早就失修、廢棄。

順著手扶梯直上二樓,一股惡臭衝鼻而來,一格格廢棄的小房間,腐爛的垃圾混著滿地的屎尿廢棄物,另一頭有幾位遊民走道上架設床板、桌椅,晾起棉被衣服,與其說是台北市公有市場,這裡更像難民營、貧民窟。

  雙連市場於民國67年開業,規劃攤位數有283個,民國85年二、三樓攤商違規使用依法終止租約收回攤位,目前營業樓層僅有地下室和一樓。該棟建物四樓目前則是台北市立圖書館建成分館。

台北市市場管理處91年5月23日發出停止使用的公告還張貼在市場二樓牆壁,等了一年又一年,攤商遲遲等不到改建的腳步。而開放營業樓層也面臨管線裸露、裂縫處處、地板潮濕髒亂,外觀斑駁破舊的窘境,公有市場環境衛生品質著實堪慮。

  簡余晏與雙連市場攤商深入訪談後發現,攤商們對於遊民流竄市場的情形,都感到相當焦慮。攤商們說,有些遊民還常常神智恍惚地在市場內遊盪,不禁讓人懷疑,雙連市場是否已經成為毒品交流中心。為了自身的安全,攤商們敢怒不敢言,只能祈禱台北市政府趕快發現這一塊治安死角,出面整頓。

  雙連市場的惡名,甚至遠播到海峽對岸。今年2月,中國的《環球時報》以「台北角落:城市貧民窟」為題,大篇幅報導流連在雙連市場的遊民故事,這篇報導還被轉載到中共官網《人民網》。馬團隊的失職與失能,已經嚴重影響到台灣的形象。

(該篇報導可參閱 http://tw.people.com.cn/BIG5/14812/14874/4135330.html

  雙連市場攤商自治會會長林政學強調,攤商們不斷向市政府陳情,希望趕快改建,還給攤商、週遭的學校學生與居民安全的生活空間,攤商的迫切需求,卻不見市政府絲毫的回應。

自民國85年台北市政府收回二、三樓攤位,迄今已屆十年,該處空間使用始終沒有明確方向。簡余晏指出,雙連市場的問題在於開放容積管制,她呼籲馬市長把雙連市場這樣老舊社區改建,以特案方式處理,現在攤商們亟待市府公權力活絡,只要馬市長有心,一定可以妥善處理。


一樓入口處突兀地設置一座電扶梯,當然,現在已經廢棄。




雙連市場二、三樓早於十年前就停止營業,已斷水斷電,現在成為遊民、毒販流連之所。
繼續讀完......

2006-08-24

抗議林正杰,施明德管管你的爪牙吧!
分類:新聞稿


參考相關新聞:
http://news.yam.com/yam/politics/200608/20060824227486.html

政論節目爆口角 林正杰毆金恆煒

一言不合,政治人物居然在政論節目上公然開打!前民進黨立委林正杰與當代雜誌總編輯金恆煒教授,24日晚間錄製民視政論節目時,話題才開始沒多久,林正杰與金恆煒因口角一言不合,林正杰竟揮拳打向金恆煒的臉,被毆的金恆煒當場血流如注,緊急送往台大台安醫院,金恆煒的鼻樑被眼鏡割傷,共縫了5針後出院。

影音現場新聞:
http://pimg.youthwant.com.tw/Photo_area/photos_area/1/297/7297/01557297/mv/62.wmv

血濺攝影棚,政論節目主持人汪笨湖、簡余晏24日晚上發表新聞稿嚴厲譴責暴力,汪笨湖、簡余晏質疑,難道有「天使隊」當靠山,林正杰就可以拳頭相向?難道有中華人民共和國當靠山,林正杰就可以在台灣胡作非為?汪笨湖與簡余晏立即邀集政論界媒體名嘴展開連署,聲明從今天起拒絕與林正杰同台,向暴力說不。此外,他們並向施明德喊話,要求施明德管束手下的爪牙,並為發動仇恨暴力致歉。

汪笨湖與簡余晏表示,行政院長蘇貞昌號稱治安內閣,但現在電視台上節目的人卻公開被打,一個受人尊重的學者卻可以在電視台任意被打,出來又得忍受流氓恐嚇。他們質疑:「這就是『天使』的做為嗎?或者這才是真正的魔鬼?」台灣還有法律嗎?而意見領袖鼓動仇恨,他們質疑林正杰是有備而來要激化對立,更讓社會蒙受暴力陰影。

汪笨湖並立刻知會要求立委王世堅趕往台安醫院關心,以避免再有暴力份子趁亂突襲。王世堅要求,警方應立即以現行犯逮捕林正杰才對。當代雜誌總編輯金恆煒是在24日晚間於民視「頭家來開講」節目現場,遭另一名來賓林正杰暴力攻擊,金恆煒當場濺血被送到台安醫院,但林正杰竟然還可以停留在現場繼續談話參與節目。

笨湖兄氣得一直叩民視電話要痛批胡婉玲,黃越綏老師叫我立刻現場處理,人在美國才早上七點的魚夫大哥叫我們要冷靜,明鳳姐發起綠色和平電台全面聲援金老師,馬非白大哥第一時間把電子畫面貼上網,卜大哥說要與我聯名送花、立宏說方向應瞄準施明德…,我們每個人都在想能做些什麼,但,面對藍軍領袖鼓動他們支持者,發動對抗仇恨的時刻,望著金老師的鮮血畫面,卻有深深的無力感。

這真是令人難過的一夜,看到林正杰仇恨的眼神,聽到林正杰說以後見到金老師一次就要扁一次,再想到中國黑衣隊滲入台灣,想到各家電視新聞台不斷稱讚的「天使」隊,我想,我們總得做些什麼吧!

靜坐之前的第一滴血!我猜林正杰是預謀吧!或許他是故意的吧!這是蓄意在攝影鏡頭前挑釁吧!尤其他長期在中國又與張安樂交往,而只挑同為外省籍的金老師,這更是族群情緒的搧動吧!

大家都很生氣!但,金恆煒總編的太太卻叫我們不要氣!大嫂用她一貫有氣質的語調說,平靜面對吧,她們住家那兒早已如此…,金老師不是第一次被打了。

晚上在民視現場的陳茂雄老師說,林正杰說他早就想扁金老師了,今晚現場第一剎那是陳茂雄老師衝上去擋住林正杰,而當時金老師已被打到地上,一旁新黨的費鴻泰竟還不動如山,林正杰的腳竟然想揣上去。陳茂雄老師也因此擋了好幾拳。

當藍軍意見領袖刻意有備而來,鋪天蓋地發動一場仇恨戰爭時,當外省族群的仇恨被外省政治菁英與李濤的政論節目挑起時,被視為外省人叛徒而主張台灣擁有主權的金老師流下了第一滴血。

這一滴血也會激怒另一個族群,台灣的認同大戰已展開,請問,發動這場內戰的施明德及李濤,你們是否該站出來為此負責呢?

我懷疑「中華統一促進黨」黨主席林正杰是有備而來,故意挑釁!

http://www.china999.org/china999_big5/www/about.php
“中華統一促進黨”是目前在臺灣唯一能深入各角落又敢公開主張“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政黨。

本黨的前身為“保衛中華大同盟”(簡稱大同盟)。

“大同盟”當初是由二十名左右的臺灣愛國志士們,于民國九十三年五月九日母親節,在廣州黃花崗七十二烈士靈前宣誓籌組的。目的是要激勵臺灣的愛國志士們,團結起來效法先烈的犧牲精神,以對抗臺灣島內日益猖獗的台獨勢力。

經過約半年的籌備,“保衛中華大同盟”於民國九十三年十月二十五日,臺灣光復五十九周年紀念日當天下午四時半,在臺北市中山堂前的“臺灣光復紀念碑”前正式宣誓成立。並于當晚六時,在國軍英雄館舉行成立大會。除了約四百名黨代表冒著‘納坦'颱風帶來的暴風雨前來參加大會外,還有不少貴賓前來道賀。

詳情看網站,林正杰的「中華統一促進黨」的前身為「保衛中華大同盟」。網站中強調,去年的桃園機場426事件,就是這個黨發動王蘭等人攻擊現場的老歐里桑。 (註,網站中這麼說:保衛中華大同盟的同志們,以音樂和身體與暴民們對抗,結果使原想羞辱連戰一行的台獨政客們反而落得個灰頭土臉。…經過一連串的愛國運動後,原本以反台獨而結盟的同志們,已對“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觀念達成了共識。)

賀德芬今晚刻意要與林正杰畫清界線?但之前的新聞報導說的很清楚:「林正杰和竹聯幫精神領袖白狼張安樂組織的天使隊,號稱是街頭運動的老手,必要時願意以肉體保護施明德安全」

http://www.ettoday.com/2006/08/20/301-1980463.htm
為了保護施明德的安全,前新竹市副市長林正杰和竹聯幫精神領袖白狼張安樂,已經秘密籌組一隻名為天使的護衛隊維持安全,林正杰說,天使隊都是街頭運動的老手,決不會像之前的黑衣人出風頭,而是隱匿在人群中,必要時不惜以肉身捍衛施明德安全,林正杰更透露,已經要施明德放心,不會替他找麻煩。

繼續讀完......

辜寬敏:台灣主體政治,無需介入別人的戰場裡
分類:新聞稿


【台北訊】獨派大老、前總統府資政辜寬敏24日表示,台灣主體政權不需要去介入別人的戰場裡,他向陳水扁總統喊話,呼籲他公開宣示放棄2000年的四不一沒有,如果陳總統願意,他將赴美國展開遊說及理念宣揚,

辜寬敏是接受台灣藝術台新聞節目主持人簡余晏專訪時做上述表示,辜寬敏說,日前他的船公司救了三位墨西哥船員,這三位船員昨天已安全抵達馬詔爾,並搭機回國。

辜寬敏說,當時他漁船的船員與對方雖然語言不通,但一看就知道漂流許久,船長本來想依照既定行程繼續捕魚作業,但辜寬敏面對簡余晏詢問時,他坦承,是他直接下令指示「不要賺錢了,把人直接送回家要緊」,他說人家已經在海上漂流這麼久,當然以救人為要務,就少賺一些錢吧。

辜寬敏憂慮,以當前的政治惡鬥,媒體倒退到比十幾年前還不如,他擔憂黨國復辟之後,如果未來的領導人是受中華人民共和國影響的政權,是由被中國舖著紅地毯歡迎的政治領袖執政的話,中華民國可能在三、五年內滅亡,台灣就會成為中國的一部份,他對此表示憂心。

辜寬敏回首過去,他認為一生最快樂的時候是1967年在東京從事台灣主權論述的時代。他說,這是一場尚未成功的革命,台灣人歷經荷蘭、日本、中國的殖民,台灣人欠缺的就是信心與堅持,所以政治領袖在關鍵時刻就很容易妥協,各行各業都很容易妥協,但他對台灣的未來仍有信心。

辜寬敏笑言,如果沒有這一段人生經驗,他這一輩子恐怕就是一個努力賺錢的花花公子而已。

這個訪問內容將在今晚8點至9點於台灣藝術台播出,這是簡余晏告別記者生涯的最後幾集節目。日前,簡余晏已經宣佈參選台北市中山、大同區市議員選舉,這個節目將在8月31日停播,最後幾集節目,簡余晏陸續邀請獨派大老進行台灣主權論述。
繼續讀完......

2006-08-22

余晏,總是這麼的熱心(文/譚志東)
分類:新選擇新力量


(文/譚志東)

認識余晏已經十幾年了,看著她已經從青春玉女變成資深美少女,更快從跑線記者變成台北市議員。雖然她變了這麼多,唯一不變的是她的熱心。

以前,我們是聯合晚報同事,有段時間,她因家庭關係,從記者轉為編輯,因此,編報時常有機會長相左右。印象中,她總是準備一瓶穩潔,熱心的擦拭她雙手勢力範圍的桌面,特別是我的桌子,然後不免唸著說,桌子這麼髒亂,實在不順眼。

後來,我們都轉換職場,不約而同來到ETtoday.com,同樣也坐在附近。她還是不改習性,多次拿著穩潔四處噴灑,替我擦拭電腦、鍵盤,當然還有她認為很髒的桌子,有次甚至連茶杯都順便洗了。

她,就是這樣,總是這麼的熱心。

今天她挺身出來競選台北市議員,相信進入議會殿堂的她還是會這麼執著,不止管好她的事,也會盡最大可能去「服務」她所能「服務」的人,當然,以她的「潔癖」個性,也一定會是個最乾淨的民代。余晏加油,祝妳出征成功!
繼續讀完......

2006-08-18

名嘴亂爆,媒體怎能不查證?


  舊約記載,世紀之初,人的語言是相同的,然而,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們,想合力建造高入雲霄的巴別塔,要手持利劍,向神宣戰。憤怒的神,降下懲罰,巴別塔潰廢,將人的語言打亂,從此,人們失去互相溝通的能力。

  近來,我們看到立委邱毅等名嘴,以「公理」為名,每日數「爆」,在媒體間塑造出手持利劍向執政者挑戰的「正義」形象。然而,再仔細檢視其言論內容,不禁讓人懷疑所謂「公理正義」的真實性。

  根據聯合報七月十九日A3版報導,邱毅表示:「核銷總統府國務機要費的單據,有七、八張是李碧君的瀛得投資公司開立的發票,用的是禮品致贈名義。」然而,如果我們進一步在經濟部商業司網站查詢,就會發現,其實瀛得公司只是一家投資顧問公司,根本沒跟國稅局申請發票,試問:瀛得沒申請發票,怎麼開出發票,又怎麼給總統府報帳?

事後,有名嘴指出,我們沒有講錯,是記者寫錯。

  日昨,邱毅又爆「皮革發票」內容,聲稱李碧君曾陪同吳淑珍赴SOGO敦南新館購買21萬皮草,皮草是用禮券購買。試問,若是用禮券購物,怎麼會有發票?這是最基本的常識。再者,李慧芬也於稍後聲稱,從頭到尾,她都沒說誰刷的錢或是發票之類的話,兩相對照之下,不難看出,這些名嘴及新聞報導看似言之鑿鑿,實則滿口胡言。

  媒體本該是提供給真相愈辯愈明的競技場,然而,在當前惡劣的媒體生態下,我們只看到,真相在眾聲喧嘩中逐漸模糊,賠上的卻是台灣社會對彼此的信任。當政治人物在言論免責的保護傘下恣意「唬爛」,當媒體記者只能被動地跟隨著所謂的「名嘴」起舞,而不願善盡求證核實的基本功,人民恐怕只能繼續在媒體巴別塔裡繼續被囚禁封鎖。
繼續讀完......

2006-08-15

余晏,那段一起吃早餐的日子--知名評論家卜大中
分類:新選擇新力量


男人怎麼發現自己老了?很簡單,當你發現美女們不和你吃晚餐,只答應吃午餐時,你大約已經過了45歲了。等她們連午餐都不跟你吃,只同意一起吃早餐時,你大約有55歲了。等三餐都不跟你吃,你就快進棺材啦!

余晏毫無疑問是清秀佳人,而我已是花甲老翁。根據定理,她是絕不會和我吃早餐的。可是她竟然乖乖陪我吃了大半年的早餐,我多幸福啊。何以故?因為我一週五天要上她早晨主持的廣播節目,跟她實問虛答、顧左右而言她。嘿嘿,我上節目的條件就是要一起吃早餐。余晏識時務地勉強答應了,於是展開了我們老小的早餐對話。節目製作人瑤瑤美少女也來參一咖,鶴髮紅顏,羨煞一大狗票早起的老男人。他們都說這個老頭的兩個女兒真漂亮,還很孝順陪老爸吃早餐,真好命喔。

我們吃的範圍從怡客、星巴克、咖啡店到路邊蔥油餅攤子,無所不吃。冬天吃得更香。談得話題從美容整容、減肥塑身、血拼八卦到政治狗咬狗,她們的笑聲響徹整條敦化南路。美女笑靨如花,靠,真讓人通體舒暢。

就這樣,我發現了余晏的特殊人格結構,原來她是工作狂又超級認真,對什麼事都好奇,讀書很多,又非常溫暖親切,樸實直率,寫稿一流。有這麼多長處,難怪事業成功。本以為美女都阿達,才知道有例外。

那段吃早餐的日子真好,溫馨快樂,像冬天的暖陽,是我一生中最愉快的早晨時光。現在追憶,雖有些惘然,仍然覺得那段日子真好,好得吱吱冒油呢!
繼續讀完......

2006-08-10

不走味的基調──我同學,余晏(文/林蕙娟)
分類:新選擇新力量


(文/林蕙娟)

認識一個人太久,就像是噴了香水,可能先是前味發出果香,中味聞到花香,繼而後味又冒出草香或動物的味道(麝香什麼來著),還要把自己的體味考慮進去,混合之後,到底什麼是這種香水的味道?說來就複雜了。

認識余晏將近廿年,看她從少女變熟女,從像瓊瑤小說走出來的清靈水秀,到走入政治擁抱人群,余晏這一「味」,可說是既甜美又辛辣,層層疊疊。但也正如一種香水總有「基調」,什麼是余晏的「基調」?

身為她的同學兼前同事,結婚的伴嫁與兒子的乾媽,我有幸參與她人生中許多大小事,我看到的她總是「非常用心用力的生活」──包括某段時間,她迷上周星馳電影,每回打電話來先怪笑的那幾聲,也笑得很用心用力。

對,沒錯,她人生中許多大小事,都非常用心用力。就拿近幾年來說,她要上學、上班、要理家,蠟燭三頭燒,卻總是神采奕奕,我暗自懷疑她長期服用特別配方的蠻牛保力達,為何書念得好、節目做得好,兒子貼心老公乖巧(註:沒寫反,這是事實)。問她怎麼辦到的?她堅不透露傳說中的蠻牛保力達,只是淺淺一笑:「就是要用意志力撐下去哇!」

她的意志力真的嚇人。記得大學時跟她合作報告,某日跑了幾個採訪行程,最後一個訪問已是晚上十點以後,我在受訪者面前已呈90%睡眠狀態,只剩右手醒著在筆記本上畫符(回家後完全看不懂寫了什麼),是余晏的意志力完成那次採訪。這種意志力延伸到她正式的記者生涯,幾次隨政壇高層出訪拚外交,在分秒都能PO新聞的網路報裡,她幾乎24小時不打烊,零時差地發稿,新聞、專訪、花絮、特稿、獨家……,寫得盡興,連蕭薔那一小時睡眠也不要。

生活大小事全方位用心用力的人,我也只認識她一個。念大學時,她曾一臉正經地問我:「妳洗澡最先洗哪裡?」我不明白這是哪門子問題,可她不是開玩笑(那年頭周星馳還沒紅),她說,她在研究每個人洗澡最先洗哪裡有沒有邏輯;我也曾看到她的月曆有奇怪的符號,她說,她在研究特別想念男友時,有沒有固定的周期(那位男友當時在美國,後來成了她的老公,當年的研究總算沒有白做啊!)。

在大學時,她就喜歡招待朋友到家裡做客,記得一定會喝到「余晏咖啡」,還有一試再試做不成、還要再試一下的「余晏手工蛋糕」;她婚後有了自己的家,細節如門把、畫框、水龍頭,都能看到她尋尋覓覓搭配出來的品味。在她家作客,只見余晏忙進忙出:「喝茶嗎?」「來塊蛋糕怎麼樣?」「前面市場的醉雞真的好吃哦!」客人個個吃得肚發脹眼朦朧,她還維持著超完美主婦的模樣。

當所有的產婦蓬頭垢面、顏色憔悴,她早化好妝、梳著兩條麻花辮,等著我們探望;當我從水瓶子(余晏弟)那兒得知她鍾愛的Kiki貓去世逾月,問她怎沒告訴我?她只淡淡說了一句:「是啊!」。至今事隔5年,我才從水瓶子的文章中,瞭解到她的傷痛,也猛然憶起,去年問她還想不想養貓?她說:「可是沒有不死的貓。」這句話裡的哀思。

也許她就是習慣壓制住負面的情緒,轉化成正面的能量。有句廣告詞是「認真的女人最美麗」,但美麗的女人認真起來了呢?我努力想著余晏的缺點,但都是些枝微末節……有了!這個重要──她的手工蛋糕,還真是有很大的改善空間啊!
繼續讀完......

2006-08-06

行天宮
分類:歷史古蹟



2006/6/8 21:00 行天宮

今晚有事經過行天宮,很久沒有進來,或許有二十年了,變得很乾淨,寺廟前的廣場坐了些乘涼聊天的民眾,倒有點像國外的觀光景點。

行天宮恭奉主神是三國時代的關雲長,也就是關公,後世專稱為恩主公,所以這裡也叫恩主公廟。這裡同時也恭奉關羽、岳飛、呂洞賓、王善、張單、關平、周倉等人,是一座道教的寺廟。可是這裡標榜不燒紙錢、不答謝金牌、不演戲酬神、不供奉牲禮也不設置功德箱,所以只有香火的味道。

『收驚』是行天宮主要的業務,記憶中小時候父母有我們來此,只要是假日這裡就擠滿了信徒,排隊還要排很久才輪的到,駝背的阿婆,手上拿著一炷香,嘴中念念有詞,或許被收驚的人得到心靈的沉靜,也有不明就裡的嬰孩哭得更大聲。解詩籤也是這裡的業務之一,看著一家人愉快看著抽出的籤,聽著穿淺藍色衣服的義工解釋,我想可以解開生活中的困惑,比較朝向積極正面的想法度日。行天宮集團的相關組織非常龐大,有在三峽的恩主公醫院,三峽北投都有分宮,台北市有三座圖書館,可見在文教及醫療方面下了很大的工夫。

台灣的宗教活動昌盛,是一種民俗信仰,但在外國人的眼中是個眾神保佑的國度,就我自己的觀察比希臘神話還要神話,只要用在良善的用途,我想也是社會力旺盛的一種表現。
繼續讀完......

2006-08-04

凌駕一切的第四權!(轉載)
分類:鏡中媒介


轉載自部落格"就只是日誌",原文網址:
http://yslailo.blogspot.com/2006/08/blog-post.html

不可立法侵犯的第四權-新聞自由,在目前的台灣,是唯一可以和立法委員言論免責權併立之超級權利(力),凌駕於司法、行政及「人權」之上。

昨天台北地方法院前的「三立朱文正事件」更說明了一切。媒體幾乎一面倒的批判台北地院的法警。台北地院發言人劉壽嵩法官出面說明:「法警是因為朱文正踹人並口出惡言,所以才加以逮捕」。三立電視新聞主播卻只一句話:「那是法警的片面之詞」。偉哉!媒體審判,表現到極致。而行政院新聞局的鄭局長更是說:媒體的採訪權應該受到保障。司法及行政,在第四權的威迫下,不敢吭聲。

三立電視那位什麼的業務經理,更是大言不慚地說:「全世界那個國家對於被告是如此禮遇?竟然要保護、護送一個已經開完庭且已經離開法院的被告」。言下之意,「被告」該死,當被告離開法院,活該要讓媒體記者折騰,因為在媒體眼中,「被告」是無人權的。

媒體對於趙建銘的好惡,表現在對於趙的45度仰角上,可真透澈。驕傲!因為我已經大聲地嘶吼叫你發表意見,你卻不甩我!在檢察官、法官面前,被告有保持沈默的緘默權,在媒體記者前呢?沒有。不說,媒體替你說。

媒體對於吳淑珍的挖苦,也到了不能理解的地步,吳淑珍母親向記者潑水事件,媒體主播竟說:「吳淑珍、吳淑珍母親、跟女兒的脾氣一樣火爆,真是一脈相傳」云云,真是一刀見骨,血淋淋的。但媒體的沒有自省能力,卻也讓人見識了。

一個八十好幾的老太婆,已經說了不要擋她路,不要拍她。媒體不管,老太婆發脾氣了,卻被說火爆!一個母親已經跟你媒體說,小孩只是參加戶外教學,不要拍、不要影響他學習,媒體不管,母親生氣了,也被說火爆。在民主先進國家,當事人說不接受採訪、拍照時,記者會予以尊重。在台灣,不行,你不給我拍,不接受採訪,上頭老大會罵我,新聞臺上會開天窗,所以不行。

在媒體前,即使媒體是多麼的不合理,是多麼藉著知的權利大帽壓你時,都必須謙虛、必須不生氣,不管你是誰。媒體,偉哉!凌駕一切的第四權。人權是對國家主張的,不適用於媒體。因為誰叫你要成為被告?誰叫妳要生了個第一夫人的女兒?誰叫你老爸要選上總統,妳還為他生了「金孫」?一切都是活該。

黃越綏女士在她主持的台灣大解碼節目中,曾說過:「在台灣開過車,在全世界那個地方開車都沒問題;在台灣碰過媒體記者,以後碰到什麼樣土匪,你就可以不用怕了!」聽了有點好笑,但更多心酸與害怕。

(原文還有更多相關連結)
http://yslailo.blogspot.com/2006/08/blog-post.html
繼續讀完......

2006-08-02

我姊姊,余晏(文/水瓶子)
分類:新選擇新力量



(文/水瓶子)

 從媒體人轉換跑道從政,競選市議員,很難描述我姐姐的心情轉變,但是她會走這條路,我並不意外。

 小時候,跟我同是水瓶座的余晏會講許許多多的怪故事,記憶中每個月我們總會到一個不遠的阿姨家收會錢,她帶著我一起散步過去,然後走到了一個固定的廣告看板,她就會變成外星人的語調跟我講故事,我原先以為就只是假的,沒想到在那年的最後一次收會錢,在回家的路上,她就這樣被外星人綁架失蹤了,留下我一臉疑惑的走路回家。

 無法形容余晏的心理是怎樣的悲天憫人,小時候養了許許多多的小動物,那種失去後的悲傷,那隻不會講話的鸚鵡、肥死人的小白兔、離奇失蹤的魚,甚至是我們鄰居養的貓--小咪,或者跟著我們最久的KiKi貓,寵物的逝去總是讓她難過的很久。

 當我國中的時候因為烤肉的時候弄傷了臉,臉上是二度至三度的燒傷,我永遠記住那個晚上,她穿著綠色的北一女制服趕到醫院時的那個表情,聽到了她在門外哭泣的聲音。我以為我是很勇敢的,但是因為那種發自內心的悲傷感染力,讓我幾個月沒有照鏡子,只是靠著旁人的描述,我知道我的臉當時腫了兩個頭的大小,或許當下我想我可能會永遠關在家裡度過餘生。

 大學後,很多社團同學,或是學長學弟很喜歡到我家裡玩。我也不清楚我家到底有什麼好玩的,原來都是要來看大美女,那個讀政大新聞系的姐姐。有關新聞這條路,可是她高中的時候就立下的志願,勤學攝影,大學的她總是會拿他採訪的作品給我看,然後細談他佩服的老師如何在傳播業努力。或許我也是受到他的感染進入了大學的社團--大眾傳播學會。大四的時候我甚至不怕死了接下來台大的畢業紀念冊總編輯,差一點四年畢不了業。

 有天她回家,她跟我說或許黑道大哥就在我家附近躲藏。果然,隔天上午收到呼叫器跑到吳興街的槍戰現場採訪,看過槍林彈雨打在牆壁的痕跡,她是最早到現場的一個記者,在中國時報跑社會新聞的她因此被警察署長官所認識。那幾年,報禁剛開放,這是記者訓練最好的時刻,工作量大,報紙的張數暴增,也是交稿量最多的時刻,或許就是那個年代,培養出的記者的文字品質最好,那種細心查證的過程,屢屢在報社截稿前的晚上,她詢問了各式各樣的人物所建立起來的關係。但是她也曾經被主編所下的標題所懊惱過,有時好不容易建立的信任感,就這樣毀之一旦。

 這幾年余晏轉戰電視、廣播的新聞評論工作,剛開始的時候父母總是沾沾自喜的宣告親朋好友,但是經過2000年的總統大選後,甚至到了2004年的政黨惡鬥時代,媒體的環境已經逼迫資深的記者要表態,再不能當個站在第三者公平角度的資深專業記者,這是台灣民主化的過程中的悲哀嗎?我實在想不透,還是一個意識型態重於專業表現的二分法使然,有人說這是因為台灣不是一個正常化的國家的結果!

 從社會新聞轉到教育新聞,然後改為政治線的資深記者,余晏說:既然媒體已經沒有向上發展的空間了,那麼就只好從政了。我想她知道這是條不歸路,父親是沒有錢的公務人員,要到處跟人募款說明理念,不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是余晏很快的進入狀況。經過了幾個選舉的場子,很多人告訴我們,為什麼沒有年輕人站出來支持,都是老年人辛苦的跟我們講應該做這個做那個!我們很珍惜老人給予支持的緣分,但更希望換得更多年輕人的支持與信任。

 有時我會納悶年輕人到底都跑到哪裡去了?都在網路上嗎?關心地方事務的人到底在哪裡?真的只有利益的公共工程才會引發各方人馬的角力嗎?讓人感動的事情真的沒有了嗎?透過真正的參與,我才了解沒有那麼困難,台灣人本性良善的一面還是存在的,唯有秉持熱情熱心的認真態度,我們可以找回那份信任感,真正的選出一個為人民服務的民意代表。

原文:
http://novelwriters.blogspot.com/2006/07/blog-post_31.html
(終於發現有年輕人跳出來支持了,感謝!)
繼續讀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