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06-02-25

藝伎回憶錄與末代皇帝的主題曲



一.比較藝伎回憶錄,馬友友與帕爾曼和john Willams的第三首going to school與1987末代皇帝的主題曲,超像。
二.李敏勇的詩:暗房
三.周杰倫的霍霍霍霍霍霍霍元甲
四.柴可夫斯基的一八一二

一.五座奧斯卡肯定的約翰威廉斯與大提琴家馬友友與小提琴家帕爾曼,帕爾曼曾經在九三年為威廉斯榮獲奧斯卡肯定的作品《辛德勒的名單》中用琴聲燃燒猶太民族的歷史悲情,馬友友則是在一九九七年在威廉斯榮獲金球獎提名作品《火線大逃亡》中用琴聲頌揚一段動人的情誼,帕爾曼與馬友友兩人先後發行過演繹威廉斯電影音樂作品的專輯。

約翰威廉斯在《藝伎回憶錄》的配樂融合東西方樂器,加入三味線、日本古琴、尺八和太鼓等傳統日本樂器。四樣樂器表現出悲傷、惆悵縈繞,無語問蒼天的藝伎人生.

而當年紅極一時的[ 末代皇帝 / The Last Emperor ] 是一部跨國合作的電影鉅作,電影音樂的製作同樣也統合了東西方來自中,美,日,英等各國音樂人才聯手打造,由 [ 版本龍一 ],[ David Byrne ] 以及 [ 蘇聰 ] 作曲,分別在東京,紐約與倫敦完成錄製,並由大家十分熟悉的 [ Hans Zimmer ] 等人,為唱片的發行做最後的整合與編輯,可以說是電影音樂中非常特別的作品。[ 版本龍一 ] 的作品比較接近西方交響樂的質感,但在 [ 蘇聰 ] 以精湛的琵琶編曲加以潤色之下,十分成功的散發出中國音樂的神韻,使得 [ 版本龍一 ] 的音樂不僅具有西方交響曲的美感,同時也流露出東方音樂獨有的韻味。[ David Byrne] 的 [ 末代皇帝 ] 序曲,算是本片配樂最為觀眾所熟悉的,聽起來像揚琴的電子音樂,特別有一股搖曳生姿的東方風情,做為一首揭開序幕的開場曲,的確有一股特別的情懷與魅力,典雅幽遠的韻味中,帶著一種由西方眼光看待中國文化時,特有的想像力與神祕感。

小提琴家帕爾曼是在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同時,整個世界也看到了,納粹對於猶太人大屠殺的野蠻的面目。就在這一年裡,帕爾曼出生在巴勒斯坦的特拉維夫(Tel Aviv),他的父母親是從波蘭來的移民,為了躲避納粹的迫害,而逃到以色列的猶太人。帕爾曼能在以色列出生,對於他的祖先來說,是一件非常驕傲的事。帕爾曼很小的時候,就喜歡聽小提琴家海飛茲的演奏。不過,有一次,他在自己的玩具小提琴上,學海飛茲拉琴的樣子,可是因為怎麼學也學不會,結果就不耐煩地把小提琴扔掉了!四歲的時候,他得了「脊髓灰白質炎」,也就是我們俗稱的「小兒麻痺症」,而在那個年代裡,根本還沒有所謂的沙克或是沙賓疫苗,所以,只能坐視病情惡化,最後造成了帕爾曼終身癱瘓的命運。帕爾曼得了小兒麻痺症一年以後,又要求父母親為他買一把小提琴,從那時候開始,他就立志要像小提琴大師海飛茲那樣演奏小提琴。後來,他真的做到了。小提琴家史坦曾經讚賞他的演奏,非常精確和熟練,令人難以置信!

二.李敏勇的詩:暗房,一種描述戒嚴時代的光,又是我的懷舊…
這世界
害怕明亮的思想
所有的叫喊
都被堵塞出口
真理
以相反的形式存在著
只要一點光滲透進來
一切都會破壞

戒嚴時代雖然密不透光,但最後仍會被崩解破壞
那麼
…現在呢?

三. 雖然霍元甲的導演說他聽不懂周杰倫唱的霍霍霍霍霍霍霍…,但周董不愧為當代流行音樂天才。電影裡那個一心以打拳練氣,要打敗所有看不起他的人,要成為津門第一的霍元甲,霍母對他說道『以力服人又如何?讓人尊敬才有意義。』 這是最核心的價值,這句話是說給所有中國民族主義者聽的。也是說給我們台灣民族主義者聽的。李小龍的精武門,也是強調民初中國人面對外來侵略時,以暴制暴以無武藝來打擊羞辱與壓迫。

但如同史明在他的《不要怕台灣民族主義》一文中所說的,台灣民族主義必須有意識與行動。防衛性「台灣民族主義意識」,和三百萬中國人及其後裔的「中華民族意識」應和平共處。回顧過去,鑑於國民黨於一九二七年以降的清共手段之酷厲,以及共產黨在當權後,對於與國民黨有關係者幾近滅族式的殺戮,相信即使是最思鄉的中國人,也幾乎不會再幻想中國是天堂似的樂土。台灣,畢竟才真正是我們的共同家鄉。

四. 柴可夫斯基的「一八一二序曲」,加農巨炮,鐘聲是百年教堂鐘樓。「一八一二序曲」,氣勢磅薄,描述的是:西元一八一二年法國拿破崙率領60萬大軍攻打莫斯科,俄軍採用焦土政策誘敵深入境內,再利用俄國冬季嚴寒的優勢,使得法軍飢寒交迫、狼狽而逃;成為戰爭史上一個以寡敵眾的奇蹟,其中有加農砲與銅管再加上急速的弦樂下行。這是柴可夫斯基做為「國民樂派」國族精神的音樂。

柴可夫斯雖然厭惡沙皇要他做一八一二序曲,但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聽這首曲子時,上揚的版本砲聲很強,要小心不要把喇叭震壞了。

柴科夫斯基的音樂天賦很早就顯現,可是他的父母親卻將他送進彼得堡的法律學校,他在這個學校過了九年,1862年,柴可夫斯基十九歲時,開始在司法部任職,當一個小官吏。不久聖彼得堡音樂院開辦,他跟隨音樂院院長安東.魯賓斯坦學習音樂。在音樂院學習了三年之後,恰巧安東.魯賓斯坦的弟弟在莫斯科創辦了莫斯科音樂院,他移居莫斯科,擔任莫斯科音樂院的教授。柴科夫斯基的死因一直撲朔迷離,早期有人說他是喝下了一杯生水,染上霍亂而死,但現在可推斷於他是自殺,1893年死於聖彼得堡。
繼續讀完......

2006-02-19

諾曼第大空降主題音樂與芭芭拉史翠珊所唱的THE HOPE


今天的「台灣大國民」節目裡,選了四首曲子,主題都圍繞在米蘭昆德拉所言:「人類對抗權力的艱苦奮鬥,就是記憶對抗遺忘的掙扎。」我比較了HBO自製的諾曼第大空降、芭芭拉史翠珊所唱的老歌版THE HOPE。以及宋澤萊的若是來恆春,和吳秀珠的歌曲「沒有留下地址」。

音樂一:諾曼第大空降主題音樂(2分21秒)歷史不能遺忘,美國的媒體是這樣的在面對歷史,相較於台灣的媒體,真感到汗顏。HBO至今耗資最昂貴的自製影集「諾曼第大空降」,結合了當今好萊塢最頂尖的兩位電影工作者:湯姆漢克與史蒂芬史匹柏,這部成本高達一億兩千萬美金的迷你影集,湯姆漢克與史蒂芬史匹柏將擔任此影,「諾曼第大空降」卻是真人的英雄事蹟。這齣10小時的迷你影集「諾曼第大空降」是根據作家史蒂芬安布洛斯(Stephen E Amborse)的暢銷同名小說改編而成,描寫第二次大戰期間,美軍101空降部隊506團”E連”的故事。

音樂二:宋澤萊的「若是到恆春」:1983年,宋澤萊首部純詩集《福爾摩莎頌歌》初版付梓,詩作約於1981年開始創作,時值美麗島事件發生後不久,台灣的政治菁英一夕間被捕殆盡,自228事件以來,全島再度陷入一陣恐怖,到處風聲鶴唳,作家卻一反島民的噤若寒蟬,以小說家的批判精神、詩人的情懷,勇敢寫下一篇又一篇對台灣的摰愛,書寫引起很大的迴響,同時開啟作家對台灣的全盤觀照,也預擬了他對台灣的美好理想,姑且可逕稱她們為「台灣觀照詩」。宋澤萊,本名廖偉竣,1952年生,雲林縣二崙鄉人。1976年自台灣國立師範大學歷史系畢業後,除了兩年預官軍旅生涯,一直任教於彰化縣福興國中。

若是到恆春,就要好天ㄝ時陣,
出帆ㄝ海船,有時駛遠有時近;
若是到恆春,就要落雨ㄝ時陣,
罩霧ㄝ山崙,親像姑娘ㄝ溫純;
若是到恆春,愛撿黃昏ㄝ時陣,
海墘ㄝ晚雲,半天通紅像抹粉;
若是到恆春,不用撿時陣,
陳達ㄝ歌若唱起,
一時消阮ㄝ心悶

音樂三:電影慕尼黑電影音樂版二分鐘,再緊接著放第二首的芭芭拉史翠珊演的二分五十八秒,共四分五十八秒。電影配樂大師約翰•威廉姆斯憑藉《慕尼黑》和《藝伎回憶錄》獲得兩項最佳原創配樂獎的提名,這也是他從影以來獲得的第44和第45個奧斯卡獎提名。威廉姆斯因此成為繼沃爾特•迪斯尼之後獲得奧斯卡獎提名最多的電影人。迪斯尼共獲得過59次奧斯卡獎提名。1972年9月,一項恐怖份子攻擊事件史無前例地在全球九億電視觀眾面前活生生上演,從此揭開恐怖暴力行動的嶄新一頁。但我一向懷疑史帝芬史匹柏對於歷史的誠意,當然 ,此片果然引來以色列的抗議。

不過,芭芭拉史翠拉的聲音,現場收音,引來不少懷想。

音樂四:吳秀珠,「沒有留下地址」二分五十五秒
莊奴填詞:
「來時已晚,去時又早,不在天涯,不在那海角。只要美好,不論多少,沒有天荒,沒有那地老。哎呀,天涯誰在尋找,哎呀,海角誰在祈禱,啊......我想你,風兒都知道。」
這是在湯姆叔叔的網站裡看到,才發現腦海裡總受記憶影響。

民國64年,萬國影片公司拍攝一部由甄珍、鄧光榮主演的愛情文藝片《未曾留下地址》,片中的插曲由左宏元負責,莊奴填詞,由吳秀珠演唱。當時正是國片飛黃騰達的時候,幾乎每部文藝片都穿插幾首歌曲,電影賣座,連帶也使電影插曲受到影迷的關愛。

1975年,正是蔣介石辭世,那個時代有南海血書,有老蔣告全國軍民同胞書,也就是莊敬自強、處變不驚的年代。什麼才是真相?什麼才是真實的記憶?什麼才是真正的歷史?
繼續讀完......

2006-02-12

元宵節這天的節目音樂 /顏信星的夢與德弗札克的美國


元宵節這天,「台灣大國民」節目專訪姚嘉文

音樂一:送給姚嘉文院長這一首胡德夫的「美麗島」四分十六秒。這首歌當年被國民黨當局視為「具有台獨傾向」下令禁唱,但反而傳唱至今。
婆娑無邊的太平洋 懷抱著自由的土地
咱大漢的美麗島 親像老母溫暖疼惜
歷代的祖先注目在看 看咱怎樣續接裀腳步
祖先一代閣一代在吩咐 毋通袂記 毋通袂記
祖先一代閣一代在吩咐 殷勤開墾 殷勤打拼
海水清清的太平洋 圍著這苦難的美麗島

音樂二:顏信星牧師的詩,「我有一個夢」共四分廿一秒。

我有一個夢
有一日,欲用父母生我的此雙腳,行遍台灣。
去看蕃薯按怎在生湠,
去聽蕃薯落土的心聲。

有偌多的代誌咱應該著知,猶未知。
有偌多的故事咱應該著講,猶未講。
無搕著土的身軀,哪鼻會著含血的歷史,
無耕耘過的心田,哪寫會出動人的詩篇。

我有一個夢,
有一日,欲用父母生我的此雙腳,行遍台灣,
去看蕃薯按怎在生湠,
去聽蕃薯落土的心聲。


《 顏信星台語文學選 》,顏信星/著,(台南:真平企業有限公司,
2002年7月,Page 50.51)

顏信星牧師,畢業於台南神學院,三十八歲以前,經常作曲寫詩散文,一九七八年,他到歐洲參加一項國際會議,當全團訪問丹麥途中,原籍挪威的葉德華牧師當響導,要大家唱一首自己國家民謠。本來擅唱的顏牧師竟想不起任何一首台灣民謠。絞盡腦汁,好不容易想起一首『望你早歸』當他唱完時,竟然發現年長的葉牧師淚流滿面。原來葉牧師曾驚在台灣山地教會十五年,這首台灣民謠,深深勾起他對台灣的重重思念。

這首詩的名字讓我想起一九六三年八月二十八日,美國黑人金恩博士在林肯紀念碑前發表「我有一個夢」的精彩演講。『我有一個夢,有一天這個國家會站起來,活出這個真理——「我們相信人類在受造之下是平等的,這是顯而易見的真理。」
……
……
我有一個夢。有一天,再沒有人以膚色來評價我的孩子,而單單看重品格內涵,因為他們將活在一個平等的國家,在沒有種族歧視。
台灣人應該有個台灣版的「我有一個夢」:

音樂三:王昭華的台語歌「淡水暮色」
我/嘛咧找/找/阿媽時代的淡水/彼個美麗的岸/彼條清氣的淡水河/彼條會當散步的老街/欲佗位找……」彼時,詩意與靈光漸漸消失的淡水,有個屏東囝仔正在悠悠蕩蕩的尋找,她的淡水。

音樂四:德弗札克的美國。阿瑪迪斯弦樂四重奏,一把大提琴,三把小提琴,不會流於多愁善感,但有發展,昂揚的樂音。

1892年至1895年,德弗札克任紐約民族音樂學院院長。在美國執教的日子他生命中重要的經歷,讓他有機會領略到美國黑人音樂和印地安人音樂,交響曲《新世界》與《F大調弦樂四重奏》中可以聽到這些聲音。德弗札克發覺到美國學院的作品多是歐洲曲風的延續。於是他將黑人靈歌與印地安民謠的音樂風格作為主要素材,創作了「新世界交響曲」。也因為德弗札克極力反對國民樂派改編民謠為己用的手法,因而,在這首曲子當中,嗅到美國民謠味道,但每一個音符都是原創。德弗札克待在一個波西米亞人匯集的美國小鎮中,這樣的情狀,使德弗札克不由得產生了濃濃的思鄉情愫,隨而加上了諸多波西米亞民謠的元素。
繼續讀完......

2006-02-09

往事如煙


現在時間是2006年2月9日上午,趕稿中。找舊資料的同時,在電腦裡看到這則當年所寫的舊新聞稿,短短六年,變化真大,世事難料。2000年3月18日送出稿件的那一剎那,我們怎能料想到政局發展至此?
記者xxx/台北報導
2千年3月18日下午6時,從全台各地監票人員回報到民進黨競選總部的消息證實,總統候選人陳水扁以四百餘萬票數贏得第十屆總統大選。執政55年的國民黨正式下台,已經在野15年的民進黨,從5月20日起,正式成為中華民國的執政黨,台灣的政治版塊面臨鉅變,從台海兩岸關係到地方政治,這一刻起,台灣即將展開全新的生命。
 6時許,民進黨總統候選人陳水扁正從他家中趕往競選總部,預計晚間7時到8時間舉行記者會發表當選感言,並規畫在記者會後直奔總統府,向李登輝總統請益。而黨主席林義雄、總幹事張俊雄、執行總幹事邱義仁等人則在競選總部二樓召集中常委緊急開會,為即將宣布的兩岸宣示、當選感言做最後的討論。
 民進黨原本預估保守的當選得票數是423萬餘票,到6時20分左右,競選總部電視牆出現高達491萬8316票,副總幹事羅文嘉等人都哭了。回首數十年來的坐黑牢、爭取組黨的艱辛,民進黨人滿腹感慨,從78年只有七名民進黨民代,到82年國會有54名,今年有七十餘名立委,民進黨的奮鬥史斑駁滄桑,這一刻,民進黨不只在地方有13名縣市首長,而且即將入主總統府,正式成為執政黨。
 6時40分,競選總部外的民眾已經激情地歡呼聲不斷,立委沈富雄也向民眾喊話,告訴大家,明天起太陽會更大更圓,周一要記得去上班,而且開戶買股票,同時,場外放起煙火鞭炮,場內送進五層蛋糕。在喇叭與歡呼聲中,今夜起,民進黨已正式告別悲情與反對黨的角色,明天起,正式成為台灣的執政黨。
繼續讀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