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05-01-27

嘉南大圳與八田與一



微風細雨中,烏山頭水庫小山丘站著年輕技師----八田與一的銅像,他是「嘉南大圳之父」,已在水庫旁沈思守候七十餘載。三十四歲時,八田與一奉獻心力給台灣幾個重要水庫,用青春與心力灌溉台灣這塊土地,讓北回歸線不毛之地成為荒漠甘泉,打下台灣現代基礎,讓嘉南平原成為盛產稻作的綠絲絨。

此刻,距離八田與一的日本殖民時代,或八田之妻外代樹躍下烏山頭水庫出水口自盡已半個多世紀。樸實的農民始終沒有遺忘八田與一,每年五月八田與一忌日,嘉南大圳總會放水舉辦紀念會,默默懷念來自北國的熱情工程師,這一天沒有國族之別、只有永遠的感念。

三十四歲時的八田與一主持嘉南大圳,這個耗資十載、死傷一百五十三人大工程,而放眼政壇,三十四歲也正巧是當前政治領袖崛起重要時機,新任行政院長謝長廷三十四歲時擔任美麗島事件辯護律師,那是從禁錮走向民主關鍵年代。三十四歲的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是新聞局副局長,意氣風發在黨國時代引領風潮。

三十四歲的決定會影響一個人的一生嗎?是的,三十四歲的八田在廿世紀曾為台灣打下美好根基,最近,電視台著手把八田與一的人生拍攝成連續劇。當我們奔馳在嘉田平原詠歎白米之香,腦海會浮現這位曾為台灣付出心血、流著日本人血液的「台灣人」。

同樣是三十四歲,最近政壇熱門人物謝長廷也在他三十四歲的這一年,拿美好前程孤注一擲,謝長廷最近出任閣揆,民進黨辯護律師世代全面執政。而最近引領風騷的宋楚瑜,三十四歲時他站在國民黨黨國威權體制這一邊,政治生涯比當前其他政治領袖順遂得多。直到二零零五年元月,即便宋楚瑜遠走美國,但台北政壇國、民兩黨爭著與宋楚瑜合作,原本以為他即將走入歷史的灰燼,但立委選後,宋楚瑜卻意外鹹魚翻身展開政壇另一春。

母豬變貂蟬?老宋遠走天蠶變
台灣是道地移民社會,不論來自日本或湖南,只要肯願為這塊土地打拚,台灣人不會計較家世背景,也沒有人能封殺機會與前途,只有感謝與懷念。台灣人不就為八田與一建了銅像?同樣的,宋楚瑜三十四歲時以新聞局副局長出任黨國體制發言人,新聞界還常提起那個箝制言論打壓新聞自由的宋楚瑜,但是,當後來的宋楚瑜與前總統李登輝合作,以彆腳台語全省走透透,台灣人仍認為他「台語三七五,誠意一百分」,與李登輝一樣熱情擁抱這個外省囝仔叫他「新台灣人」,大選時曾給他四百六十七萬張選票。只是,當「新台灣人」與李登輝翻臉後如孫悟空搭筋斗雲奔向天際,卻高喊兩岸一定要統一的「一個中國架構」,忘卻他努力說彆腳台語時的誠意。

這樣強調一個中國的宋楚瑜,有可能與主張一邊一國的民進黨政府合作嗎?光譜兩端的政黨可以放棄中心思想只談民生法案嗎?儘管政壇問號多,但從親、民兩黨立委、及宋楚瑜、陳總統方面所釋出訊息,都顯得猶抱琵琶半遮面欲語還羞,宋楚瑜隔海說與民進黨在法案或縣市長選舉不排除合作空間?他還說:「藍綠休兵,幹活吧」?宋楚瑜與美方高層溝通後真如外傳不再反軍購嗎?

政壇的問號真的很多!從二零零四年年底到二零零五年元月,選後這一個多月親、民兩黨之間充滿調戲語言、盡是曖昧空間,宋楚瑜晚一分鐘在桃園機場現身,就讓母豬變貂蟬的神話多撐六十秒。綠軍基層訐譙連連,橘軍浮現路線紛歧,但宋楚瑜以模糊策略卻打出新戰場,三度推遲返國時間,以時間掙得空間,讓民親合作多點想像,給國親合併留點遐想,兩手策略下,國民黨心有忌憚不能大口吃掉橘子,民進黨則多了朝野合作的壓力,親民黨何去何從竟成年節燈會最大謎題,三黨卻也因此多了運作空間。

時間換空間,直取國民黨主席?

徒手在政壇掀起千堆雪,宋楚瑜選後消失近兩個月,雖然他同時向朝野釋出善意,卻也在立院會期最後決戰縱容子弟兵殺紅眼,國、親聯手封殺民生法案,讓民進黨對與親民黨的性幻想破滅。此刻,如果宋楚瑜仍堅持親民黨該走自己的路,宋楚瑜必須在關鍵時刻先定位親民黨路線與主軸,證明他不是機關算盡只為左右通吃,證明親民黨仍有創黨理想。

假設宋楚瑜放下身段、放下前途與民進黨合作,如果朝野合組史無前例的聯合內閣,那麼,宋楚瑜就重回當年那個與李登輝合作的外省囝仔,雖然非主流可能因此再度圍攻他,但歷史將寫下新的定位與評價。那個「台語三七五,誠意一百分」的宋楚瑜曾跟代表台灣意識的李登輝路線決裂,如果他在傷痕處重新站起來,那個外省囝仔的新台灣人仍有新的機會。

但是,明眼人知道上述可能性極低,最大可能是,親民黨仍選擇續與國民黨合作,但因為親民黨從總統大選到立委選舉被國民黨占盡便宜、吃盡豆腐,當下只能以拖待變,延緩合併以獲取最大機會。藉由與民進黨議題合作來向國民黨掙籌碼,立院龍頭之戰是王金平加鍾榮吉的國親配,另一方面,宋楚瑜則可能像他愛看的中國連續劇「大宅門」一樣,與劇中的白二奶奶一樣盤回老鋪,以親民黨主席之姿成為國民黨主席連戰的接班人,參選國民黨主席,藍軍內部有人力推:黨主席給宋楚瑜,換馬英九選總統,如果宋楚瑜在明年年中掌舵國民黨,那個一度被政壇以為要掃入歷史灰燼的宋楚瑜,將如同取得東海龍王定海之寶金箍棒,孫悟空再度回到政壇大鬧天宮大顯身手。

前述兩條路線,不論宋楚瑜如何選擇都前途多舛,前者得看陳水扁總統、閣揆謝長廷、或民進黨黨揆蘇貞昌,辯護律師世代的民進黨領導人與宋楚瑜之間能否找到共通語言與價值。第二條路,宋楚瑜的對手是同為湖南人的馬英九,以及已登孤峰頂的國會龍頭王金平,要看宋楚瑜能否在王馬之間取得平衡信任。兩條路俱難,難怪陳萬水要老宋高唱不如歸去,而現階段宋楚瑜只能維持現狀,以拖待變。


國民黨與民進黨大聲向宋楚瑜高唱「歸去來兮」,宋楚瑜此番回到福爾摩莎,想必感慨更深,因為現狀天天在變,親民黨十餘名立委已被國民黨鎖定可能「回黨」,時間對宋楚瑜不利,時間只能換取少數空間,隨著時光流逝他終得拿掉遮面琵琶向台灣人民說分明。二千年之前台灣人民曾對他熱情擁抱,但宋楚瑜還是不是當年那個誠意百分的宋省長?很多台灣人已高度質疑。

如果宋楚瑜願意再造訪他任省長時曾去過的烏山頭水庫,他還是可以看到,那個三十四歲的八田與一銅像仍在全力守護這座全台灣最大的人造湖珊瑚潭,一九二零年九月,當這座東亞第一的灌溉工程槌聲響徹烏山頭時,八田與一以他的生命守護台灣人。直到此刻,八田與一依舊坐在石板上,眼睛望去的方向剛好是大壩,一手支頭,一手放在腿上,彷彿在認真思考,上方是棵古榕,旁邊是樟樹。

很巧,當三十四歲的八田與一奔走在嘉南平原的年紀,也正是最近政壇火紅的新聞揆謝長廷出任美麗島事件辯護律師的年紀,當年的辯護律師世代在威權打壓下因緣際會脫下律師袍從政。而在歷史的另一方,三十四時,也是宋楚瑜為黨國威權體制壓迫言論,打電話壓迫報社長官要求撤稿的年紀,也因為他站在黨國威權體制有權有勢的這一方,所以他年少得意,成為年輕的新聞局長、少年得意的黨秘書長,以及風光一時的台灣省長。

被稱為「嘉南大圳之父」的八田與一,他從三十四歲起與台灣人民共生存,他與愛妻的骨與血化做河與川,讓荒漠成甘霖。而如果宋楚瑜回到台灣後,願意到烏山頭水庫坐下來思索,他或許可以聽到嘉南平原感謝八田與一的聲音,他也可以聽到灌溉水流過,這塊土地最深刻的低鳴。宋楚瑜或許也能聽得到台灣人的吶喊,台灣人不要你的一個中國,不要你大江南北,不要你的蔣氏王朝及興票案,更不想像陳文茜自稱的以名揚中國為人生目標,台灣人但求政治人物像八田與一一樣,與這塊土地悲淒與共,奔馳在嘉南平原、沈思在烏山頭水庫,與我們一起歌唱、一起呼吸。
繼續讀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