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04-01-04

宮本武藏的二刀法?


總統府秘書長邱義仁曾以「宮本武藏與佐佐木小次郎決戰巖流島前夕」形容當前美中台情勢,宮本武藏先讓對手心煩意亂,利用夕陽餘暉瞬間刀面一轉擾動視線,剎那間一刀劈下,震爍古今。這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武士打敗知名對手的故事,在美中台微妙複雜互動下,台灣如何找到宮本武藏的「二刀法」,以對抗小次郎名聞天下的「飛燕斬」呢?

駐美代表程建人昨天說,他希望台美各退一步找出雙方可接受的方式。而此刻,相信民進黨政府高層正在苦思「各退一步」、可接受的折衷方案。美國亞太助卿薛瑞弗曾說公投有三種:統獨公投、公共政策公投及高度政治意涵但沒意義的公投,如何讓原屬「高度政治意涵」的撤飛彈公投獲國際理解?進一步跳脫被觀察的第三類的公投範疇?這個公投題目的設計必須疏解美台緊繃?這樣的折衷方案更需要政府國安部門更完備的思考與規畫。

即便防衛公投最後像總統在紐約演說「制憲公投」一般,獲美方理解衝撞出發展空間,但美台現在的問題已不在「溝通」,而在「互信」。民進黨政府前年8月提「一邊一國」,去年6月提出「公民投票」、9月提「制新憲」,11月談「防衛性公投」,這些議題是否已衝撞出新的台灣定位?還是反而造成美台關係疑慮?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歷經溝通之後,美方政府雖初步理解「撤飛彈公投」,但美方是不是也提出進一步的疑問:「What The Next」(下一步還會出什麼招?),這顯示台美間雖有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駐美代表處官方管道,但欠缺的不是溝通,而是「互信」。高英茂率隊的「美國宣達團」目標在於美國學界及媒體,目標應不在溝通、不在美國官方,屬國際文宣功能。

台灣要辦撤飛彈公投,這個預期可能獲99%國人支持的公投原不具實質意義,但,當美國在意防衛性公投影響台美互信,日本表態向中國示好後,防衛性公投的意義逐漸變化,國際壓力加大,宣達團進一步國際發聲時,這場公投是否開始出現不同面貌?在敏感的美台互動同時,台灣能不能從國際找到空間呢?

陳總統曾說:「美方現在關切的是明年520阿扁要說什麼」,從一邊一國、公投、制憲到防衛公投之後,下一步還有什麼招?下一步還會做什麼?台灣還有什麼底牌可以衝撞國際空間,即便衝撞下去,台灣的未來是不是也只有「與中國統一」的單一選項,翻不出如來掌呢?而假設撤飛彈公投獲國人99%投票支持,但老共仍捍然拒絕拆除飛彈並且再增加飛彈,政府下一步還能打出什麼牌?宣告真的就此拋棄四不一沒有?或再做進一步的公投?台美間的互信會不會終告瓦解?台灣的底牌是什麼呢?

美國不是台灣的宗主國,中國也不該視台灣為如來掌中的孫悟空,就在這個美中台關係變動的巖流島關鍵之役上,台灣能不能找到宮本武藏兩刃交鋒、生死一瞬的致勝關鍵呢?
繼續讀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