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01-11-03

誰來領航


執政5百多天了,陳水扁總統獨白式的「世紀首航」道出民進黨政黨轉型的困境,執政後的民進黨政府一方面必須滿足基本教義派,一方面又要與泛藍軍搏鬥。面臨瓶頸的民進黨如果無法擴大執政基礎,突破三成基本票,走向更溫和的路線,執政之路還是遍地荊棘。而誰應該站出來率領民進黨突破困境再一次轉型呢?民進黨派系領袖及黨內菁英人人有責任,而民進黨最亮眼的領袖、陳總統更是該捨我其誰站出來。

如陳總統所說:「如果民進黨沒有轉型成功,或許執政機會就只有這麼一次。」但這5百多天以來,除了民進黨新生代曾口吠火車般喊出轉型訴求外,陳總統始終沒有提出對一個新民進黨的期許;黨主席謝長廷多數時間是扮演高雄市長角色,充其量只能說是「南部黨主席」,對政黨走向似乎心有餘力不足;民進黨內最有紀律的新潮流系一向擅於提出整套辯證理論,但整個派系傾力於選舉路線,光是縣市長就要力拚七席;新系龍頭邱義仁忙於政務對派系事已無暇著力,更遑論思索黨的路線。

從正義連線、福利國連線、新潮流系到主流聯盟,從府、院、黨龍頭到派系菁英,民進黨面對執政困境已捉襟見絀,人人心力交悴。選舉到了,縣市長以至立委又奔忙於選戰,大家回頭去固三成基本票,誰還有空思索為民進黨提出新的路線及定義?而陳總統「世紀首航」新書,又何嘗不是固守基本票、激起支持者憂患意識的選戰策略呢?

從20世紀邁入21世紀了,陳水扁已是一國元首,更該是民進黨首席領袖,無法逃避領袖的責任,而敢於超越傳統挑戰歷史,正是歷史關鍵時刻領袖重要條件。西德社民黨1961年轉型中,新任黨魁布蘭德為避免選民再產生階級鬥爭暴力聯想,把黨徽中象徵博愛革命的血紅色有刺玫瑰,改為溫和動人的粉紅色玫瑰,率領全黨爭取民眾的支持。相較於歷史上政治領袖的勇於帶領風潮,民進黨的粉紅色玫瑰在那裡呢?民進黨菁英還要人民等到什麼時刻?

陳水扁「世紀首航」高喊擴大執政格局,期許民進黨調整走向新視野,別再怪東怪西,這些話都講對了,在這個大時代關鍵的歷史時刻,民進黨已等了許久,正等著陳總統來領航,與黨內領袖領邁向新一次的轉型。
繼續讀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