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1999-02-25

被砍6刀 奐均:忘了,只是還有疤


【記者簡余晏/專訪】

「有關於當年的一切事情,現在我全部都已遺忘,那時候到底被砍幾刀?現在也完全不清楚了,只是,手術之後,身上確實還留了一些疤。」林義雄住宅血案倖存的林奐均,在接受記者訪問談到19年前震驚社會的血案時表示,當天的事情她已不復記憶,只知道身上還留有手術的痕跡。19年來,從沒有對外談過血案的林奐均,明天將與她的美籍夫婿印主烈共同參加民進黨主席林義雄為她舉辦的感謝茶會。談話時習慣微笑、個性很溫和的林奐均說,明天她將穿著母親方素敏當年訂婚時穿的米底金絲花紋無袖長禮服,與印主烈共同唱歌,感謝所有關心她的親友。

談到未來,林奐均表示,目前正慎重考慮是否回台灣定居,一方面是因為想回來陪陪爸媽,另一方面則希望回到出生的地方來生活。不過,這樣印主烈可能得暫時中斷攻讀博士的計畫,因此他們正在討論中。此外,她相信小孩子是上帝的恩典,也期待自己能當媽媽,面對記者詢問準備什麼時候生寶寶,她笑著說:「隨時準備!」

林奐均說:「爸媽在家中是真的從來不談19年前發生的事,可能是想保護我吧,家裡面也從來不談政治。」至於當年她在案發後是否曾說過「好可怕……」等案情的蛛絲馬跡,林奐均強調,她一點印象也沒有,只剩下身上還留有手術的疤痕。她說,她很感謝爸媽所為她做的一切,他們也受了很多苦,明天,她希望對所有愛她、關心她的親友們,表達深深的感謝。

【1999-02-25/聯合晚報】


繼續讀完......